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当前的位置:网站发布网 > 社会 > 正文

常沙娜:永远的敦煌少女

网站发布网 2019-05-15 18:17  WZFBW.COM

常沙娜:永远的敦煌少女

1940年代,常书鸿(左)、常沙娜(右)、常嘉陵(中,常书鸿之子)在莫高窟合影。资料图

常沙娜:永远的敦煌少女

常沙娜。 资料图

常沙娜:永远的敦煌少女

1947年,常沙娜临摹敦煌壁画,上有常书鸿题字。 资料图

来源:法治周末报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之杨

4月21日,89岁高龄的著名艺术设计家常沙娜应邀出席“人文清华”讲座,讲述她与敦煌的不解之缘。

尽管已近耄耋之年,但现场谈及有关敦煌的往事,常先生依然记忆犹新,谈吐优雅,眉宇间流露出灵动的神情。可以说,不仅她的艺术创作融入了敦煌元素,就连她本人也像敦煌的艺术一样,静谧安详,能够从容地将发生在黄沙与蓝天间的故事娓娓道来。

初尝苦乐:

一碗面条与千年瑰宝

1931年,常沙娜出生于法国里昂。父亲常书鸿是画家,也是著名的敦煌艺术研究家。在与好友几经商量之后,他决定将其全部的爱,以哺育里昂的塞纳河之名,赋予他的掌上明珠。于是,“塞纳”便化成了“沙娜”。

说来也巧,“沙”是敦煌的特征,而“娜”又有多音,可转作“婀娜”,这似乎暗示着,这个新降生的小姑娘迟早要在敦煌留下一道浓墨重彩的倩影。据常先生本人回忆,在其成为一名艺术工作者之后,确有过不少朋友发现了这一“玄机”,称其为“沙漠里的婀娜多姿”。

常书鸿在法国求学期间,意外地看到了伯希和所拍摄的敦煌图片以及劫走的绢画实物。这些隐藏在祖国西北荒漠上的艺术瑰宝,让常书鸿喜出望外,可国内的战事又让他惴惴不安。

作为一名素养颇深的艺术家,他敏锐地察觉到,敦煌,蕴藏着中华艺术的巨大宝藏,如果不尽早抢救,行将毁灭的就不仅是一大批艺术珍品,更是传承千年的中华文脉。关于这一点,不少海外华人都有同感。常沙娜回忆,那段时期,一些前辈排除万难,自发赶赴敦煌进行抢救和研究工作。1936年,常书鸿决定放弃在法国优越的生活,回到祖国,扎根敦煌。这一决定彻底改变了小沙娜的生活轨迹。

从巴黎到上海,从上海到重庆。一行人翻山越岭,涉险过滩,终于接近路途的尾声,从重庆出发,耗时一个多月到达了兰州。没想到刚一落脚,西北的天气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西北的朔风硬似尖刀,寒可透骨,与重庆和法国里昂的环境相差巨大。

来源:法治周末报

小沙娜等人出发时身着旗袍、短袖,至此,则完全不能适应。母亲换上棉旗袍,父亲让小沙娜穿上羊皮袄和毡靴,即便如此,人们仍觉冻得不得了。就这样忍受着,一行人继续前进,经过武威、张掖等地,终于到了敦煌。但这不是终点,因为他们的目的地是敦煌艺术的中心——莫高窟。故而,顾不得休息,一行人整理行装,又出发了。

昔时不比今日,当年的莫高窟深处荒漠,方圆二三十里的交通状况都很糟糕。小沙娜等人只能坐木轮牛车,在颠簸和寒风中走完3个多小时的路程。后来,人们总结当时的感受,都难掩心中的苦楚:“出了嘉峪关,两眼泪不干。向前看,戈壁滩。向后看,鬼门关。”这一小队艺术家似乎被逼到了“生活的死角”,而在他们身后,正经历战火的中华文脉也被推到了鬼门关前。如何突围,首先需要的或许不是精湛的技艺,而是坚毅果敢的勇气和决心。

常沙娜记得,面对艰难的生存环境,父亲常书鸿始终积极乐观。行近莫高窟时,父亲先行骑马抵达目的地,在落脚处准备晚餐。而到达莫高窟之后的第一顿晚饭,让常沙娜终生难忘。与现如今让我们垂涎的西北风味美食没有任何关系,这一顿晚饭,只是每人一小碗面条,搭配一碟盐水和醋,没有其他配菜,甚至连一点带叶子的青菜都没有。母亲和朋友觉得很尴尬,但都没有做声,只有天真的小沙娜问父亲,怎么没有菜啊?父亲只是说对不起,这里没有菜,明天我尽力弄一点好吃的,请你们安心,高高兴兴地住下吧。

从这以后,常书鸿等人除了于万难之中抢救敦煌艺术外,又下定决心,开始自力更生种植蔬菜,甚至种植草木来防沙御风,以改善莫高窟周围的生态环境和敦煌艺术守护者们的物质生活条件。一碗只有盐水和醋的面条,成了第一批敦煌艺术家们的共同记忆,而它所承载着的前辈们对传承中华文化使命感和奉献精神,也自此深深地刻在了小沙娜的心底。

来源:法治周末报

好在第二天晴空万里,略微扫去了笼罩在人们心头的阴郁。碧蓝的天空和金色的黄沙都格外耀眼,似乎迫不及待地要向久违的华夏儿女中的艺术家们,展现它所孕育出的伟大艺术。常书鸿带着妻子和小沙娜一起参观石窟,这是他们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这些沉睡千年的艺术瑰宝。长期的颠沛流离,加上分娩、哺乳的辛苦,母亲陈芝秀的心情几近崩溃。而眼前的这一座座石窟,不仅个体精美,而且数量繁多,仅粗粗一看,便能识别出至少十个朝代的艺术样本,如此丰富的艺术宝藏,让这位同样素养深厚的雕塑艺术家得到了巨大的慰藉。

更加开心的是小沙娜,几乎从那一刻开始,她就一头扎进了敦煌艺术中。她平日在酒泉读书,一有假期,就跑回到石窟里临摹壁画。常书鸿对敦煌壁画无比尊崇,要求停止早年间张大千所采用的图钉拓稿法,一律改成对临,这对于临摹者的手眼功夫和细心耐力,都大大地增加了难度。而少女时期的常沙娜并没有退缩,反倒甘之如饴。即便因家庭变故而辍学,她也仍然倾心于临摹,对精美绝伦的壁画如痴如醉,经常临摹到日薄西山,还意犹未尽,难以住笔。

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敦煌艺术给予了这位少女别样的欢乐,也让她发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在敦煌壁画中的图案方面下足工夫,从而奠定了此后的艺术发展基础。

由器入道:

午门展览与十大建筑

1946年,常书鸿在兰州举办了《常书鸿父女画展》,展出了其和常沙娜的部分作品。这次画展在让许多人了解到敦煌艺术的同时,也让年仅15岁的常沙娜在艺术界小获美誉。她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名合格的壁画临摹师了。

孔子云:“君子不器。”传统文人的理想人格并不局限于成为某个行业的专家,而是要从对器物钻研上升至对道理的追问。实际上,这并不仅仅是古代儒生的志向,仅就艺术领域来看,古今中外伟大的艺术家们,无不是在以精妙的作品,来表达其对艺术、人生和世界的态度与看法,都经历了一个由器入道的过程。常沙娜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促使她从一位壁画临摹师蜕变为一位艺术家,从技艺中淬炼出理念,开始思考艺术设计的宗旨等问题。在此过程中,午门展览和十大建筑是两个关键点。

来源:法治周末报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