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当前的位置:网站发布网 > 娱乐 > 正文

刘延彪成为村民听戏“铁粉”

中国乡趣网 2019-05-15 19:55  WZFBW.COM

刘延彪成为村民听戏“铁粉”

刘延彪成为村民听戏“铁粉”

刘延彪成为村民听戏“铁粉”

打搅儿是一种传统说唱艺术,流行于青海东部农业区。是说书人在演唱长篇故事时,招徕听众或做演唱休息时的垫场曲,内容和演唱形式以讽刺、逗趣为主。打搅儿唱腔伴奏乐器以三弦为主,板胡为辅。格律多以七字句为主,以方言押韵,曲调基本为“越弦”、“大莲花”的变调。

早年,打搅儿是在演唱长篇曲目时间歇中演唱的。当刘延彪演唱到大传“贤孝”中那些悲苦的情节时,听众唏嘘感叹,哽咽哭泣,说唱只好中断。

为了使听众情绪上得到调节,书场气氛上得到了缓和,艺人们便说“打一个搅儿吧!”就是另外唱一个节奏明快而逗趣儿的小段儿。之后,再把原来的演唱继续下去。

从说唱的连贯性来说,这一停顿是打搅了故事情节的连续发展,所以把这类小段曲目叫做打搅儿,其含义是不属于正式演唱的故事。后来,打搅儿的曲目逐渐增多,独自形成以讽喻见长,以幽默风趣为格调的一个曲种。

西宁有个大脚婆娘,

做了花鞋一双。

放了一棵大树,

把个母猪拴上。

老大树,

请了十二个木匠,

把这个母猪拴上。

白布扯了两版半,

要把那个鞋里面放上。

……

打了一个搅儿后,听众们又全部听乐了,刘延彪又继续唱他的“贤孝”。

1958年的8月开始,中国农村大地迎来一次大变革,原来的“乡”被公社代替,所有的村民成为一个大集体,成为公社的一员,被称为社员。刘延彪也成为社员的一份子,虽然眼睛看不见无法参加耕种,但他也通过特殊的劳动挣到了工分。

不同于以往每家每户以家庭为单位组织开展劳动,公社以生产大队、生产队为单位进行劳动,一个行政村就是一个生产大队,然后再分为若干个生产队。播种时,所有社员都要上阵,男社员负责耕地,女社员则要拔草、撒种子。成年社员每天10个工分,未满18岁的社员每天8个工分,这些工分积累起来,就是秋收后家里分得的粮食。

为了缓解社员们的疲劳,给社员们打气鼓劲,刘延彪又当起了“义务宣传员”。

青海的夏天比较凉爽,但白天的日头却很毒辣,社员们下地劳动虽然带着草帽或头巾,不一会儿就会汗流浃背。社员们一天的辛苦到了晚上就都在刘延彪美妙的乐曲中消弭。

盛夏的夜晚,天空完全黑了下来,看门的狗也安静下来,不再对着日头狂吠,一些虫儿则躲在草丛中窃窃私语。吃过晚饭,人们相聚在那棵挂有大钟的柳树下,那口钟是生产队通知劳动或开会的工具,敲三下是告诉社员们要开会了,敲四个是提醒社员们该出工了。

刘延彪早已在大柳树下坐定,手里拿着三弦摆好了姿势。

“可以开始了。”随着队长的低声吩咐,刘延彪的曲儿就奏响了。顿时,社员们安静下来,尤其是男社员,不再找女社员相互调侃,开始认真地听曲儿,一天的疲劳也随之一扫而光。

《全家福》《黑双白》《鸿雁捎书》《白鹦哥吊孝》《王员外休妻》……就这样,随着刘延彪一首首曲儿唱下来,人们对他似乎患上了严重依赖症,一天听不到他的曲儿就浑身不舒服。

民间曲艺中不乏优秀传统文化,不仅能给群众增添文化生活乐趣,也能成风化人。

总寨十队有刘延彪的一个尕舅舅,他去十队唱曲儿,唱的是《白鹦哥吊孝》。这个主要讲的就是尽孝的故事,说鹦哥为了给妈妈摘个桃,被张婆抓了,拿到街上去卖,结果被包大人买回了开封府,鹦哥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摘到桃子献给母亲,结果回家时发现母亲早已去世,鹦哥随后招来百鸟为母亲下葬……

因为刘延彪唱的情真意切,把底下一个绰号叫“丁猴儿”的人感动坏了,哭着哭着就给刘延彪跪下了:“姑舅哥,你这个曲儿今晚把我唱的伤心坏了,我这个人没有良心,我的阿妈把我生下来,含辛茹苦的拉扯大了,和这个鹦哥一样。你看人家鹦哥,对他的阿妈多么好,我阿妈却一个人单住着,我要把阿妈请到家里来住,明天了也请老汉们见证个。”

第二天早上,庄子上的老汉们全部去了“丁猴儿”家,“丁猴儿”把阿妈背了回来,当着大家的面跪下来给阿妈磕了头:“从今之后,我一定要把我的阿妈好好孝敬。”

过了两年,刘延彪再次去十队时,“丁猴儿”非请他去家里坐坐:“姑舅哥,家里坐一下,今晚上好好喧个。”

到了家里,“丁猴儿”的母亲一把拉住刘延彪:“外甥啊,你就唱的曲儿把我儿子劝醒了,现在他把我很当人呐!”

有一天,刘延彪去总寨买盐巴,那时候合作社在总寨,日常用品都要去那里买。

刘延彪买盐的时候遇到了水磨的一个朋友,他媳妇在前面哭着走,他在后面跟着。

刘延彪闻声问道:“阿么了?哪里去呀?”

朋友的媳妇哭着说:“哥哥,他把我不要了!”

他的朋友也嘟囔着说要离婚。

刘延彪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训斥他的这位朋友:“你闲的没干头了呗!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离什么婚?”

朋友还想辩解几句,被刘延彪止住了:“赶紧走,回家去,我今儿要给你们好好劝解个。”就这样,刘延彪盐也不买了,让同村的一个人给家里捎了个话,说自己去水磨了。

到了水磨,天也黑了下来。刘延彪说:“那今晚我给你们唱个曲儿,好好听着。”

既然是刘延彪的朋友,肯定是喜欢听曲儿的人。刘延彪就专门选了《十里亭送亲人》这个曲目,这个曲目讲的是夫妻离别的悲伤故事,唱到一半,朋友两口子就都哭成泪人了。那位朋友拉着刘延彪的手说:“老哥,你今天来了之后就把我俩劝醒了。”

后来,这对儿夫妻成了刘延彪家里的常客:“我怎么这么笨啊,要不是你帮忙,那时候气头离了婚,两个娃娃就受罪了啊。”

由此,刘延彪的曲儿,以及他的故事开始在湟中大地流传开来,乃至在青海民间曲艺界,也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青海阿炳”的名声也被人们慢慢叫了起来。(非遗下弦系列报道)(张德生鲁占奎)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