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当前的位置:网站发布网 > 国际 > 正文

北美孩子们的“爱国主义”教育

网站发布网 2019-06-13 11:56  WZFBW.COM

北美孩子们的“爱国主义”教育

从唱国歌谈起

2018年暑假我们全家去洛基山里进行了一次旅行,7月1日是“加拿大日”,也就是加拿大建国151年的纪念日,这天早10点,我们正好开车抵达洛基山麓一个名叫“希望镇”的小镇,恰好“撞上”了该镇的加拿大日纪念仪式,于是停车躬逢其盛。

尽管是小镇但仪式十分隆重,当地头面人物——市长、警察局长、消防队长和原住民首领都盛装出席,“领导”致辞后便是必不可少的升旗仪式,超大版的加拿大国旗由4名当地小学生捧着走到旗杆前,一位原住民小姑娘清唱国歌,在场的市民和路人也跟着齐唱,加拿大枫叶旗在稚嫩的童音歌唱中冉冉升起。或许因为太激动,唱歌的小姑娘两度“破嗓”,但台上嘉宾、台下公众却仍给予热烈掌声鼓励。曲终人未散,市长随即切开巨大的“加拿大国旗蛋糕”与在场所有人分享,唱歌和升旗的几个小朋友成为第一批享用蛋糕的人,而在蛋糕分发点旁边,则是一个个“国旗摊位”,有人义务帮孩子们在脸上涂抹国旗图案、颜色,有人分发小国旗和枫叶徽章等“爱国纪念品”,还有人组织孩子们参加“给国旗着色”绘画比赛,参加的孩子们都能领到一个小礼物作为鼓励。

作为常住加拿大的华人,对这一套“爱国主义教育程式”我们早已耳熟能详:加拿大日、三级(联邦、省、市镇)立法选举造势活动、各种官方或非官方公开活动……但凡自认为“有点档次”、邀请了嘉宾的正式集会活动,正式议程开始前唱国歌是必不可少的,而领唱国歌的照例是孩子。笔者的大儿子学过声乐,早在8岁时就曾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列治文市学部委员选举(加拿大市镇选举包括市议员、学部委员和公园局委员选举三部分,学部委员负责文教事务)中担任过国歌领唱。

如果公开活动被参与者公认为“较为重大”,却忘了安排唱国歌程序,与会嘉宾往往会提醒主办者。有一次我带着大儿子出席一次在温哥华华埠一个商场举行的重大公开活动(有时任联邦移民部长和多位三级议会议员出席),主办者是一位大陆新移民“侨领”,忘记安排唱国歌程序,就被一位省议会议员善意提醒,结果笔者的大儿子和另一位恰好在场、练过声乐的同岁小姑娘被临时动员上去领唱国歌。

来源:陶短房

每逢重大活动必唱国歌、每逢重大活动唱国歌必然尽量安排孩子领唱,是北美不成文的惯例,目的是通过这种耳濡目染,让孩子自幼养成“爱国主义情结”,并在不知不觉中形成对国歌、国旗和国家象征符号的敬仰、尊重感。通常,领唱国歌的孩子都是唱得比较好、或声音比较响亮的,但也不尽然,笔者就曾经多次见到唱歌并不太好的孩子被安排领唱,这种情况一般都事出有因,比如某次某公众图书馆活动安排的小领唱者是两位残疾儿童,因为该活动的性质是为残疾儿童募捐,还有另一次活动安排了一位唱歌跑调的小男孩领唱,因为他在不久前见义勇为,成为社区的小英雄,如此安排是对他的鼓励——而这种特殊鼓励也强化了孩子们“爱国是光荣的”概念。

不要小瞧这种“国歌领唱”的爱国主义教化功能,对孩子们的影响宛如水滴石穿。今年7月1日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我开车接两个儿子放学,一路上他们都在唱加拿大国歌,还不断问我“加拿大国歌的法语版是怎么唱的”(我是学法语的)、“加拿大国歌的法语版是否跟英语版完全不同”(加拿大国歌“哦加拿大”是先有法语版再有英语版,且分别独立填词,也就是说它们实际上是曲调相同的两首不同爱国歌曲),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们当天上午不但在学校参加了“加拿大日”主题活动,升了旗,唱了国歌,还和老师一起表演了整整一台爱国主义节目。

笔者有一次出席当地某华文媒体的春节聚餐会,主办者是一位香港裔华人,与会者则大多数是中国大陆移民,大家已经举杯,主办者当时上5年级的儿子突然大声说“忘记唱国歌了”,随即主动“维持秩序”让大家安静下来,自己扯着不太准的腔调唱了一遍“哦加拿大”,然后又在大陆移民与会者的鼓掌鼓励下磕磕绊绊唱了一遍“义勇军进行曲”。

“让孩子唱国歌”在北美各种大大小小的体育比赛中也颇为流行,在美国,曾几何时大型体育比赛唱国歌是巨星们的专利,近年来也渐渐被孩子们稚嫩的歌声所替代。和加拿大不同的是,美国人似乎特别喜欢安排少数族裔血统的孩子在这种场合领唱国歌,大约是为了彰显这个移民国家的“美国梦”和“熔炉功能”吧(加拿大这个把“多元文化”当成国策的国家反倒不怎么刻意这样做,印象中只有安排在“加拿大日”的外籍移民入籍仪式上,才能比较多地看到少数族裔孩子被特别挑选出来领唱国歌)。唱国歌的风格美国和加拿大也有很大差异——前不久在NHL一场重要比赛前,一位来自北欧、有华裔血统的小姑娘用颇为夸张的高音“变调”领唱了美国国旗“星条旗永不落”,在Youtube上成为大热门帖,而同样风格的“变调‘哦加拿大’”则通常只能在北美职业联赛有加拿大队伍参加、却在美国举行的客场开场前听到,加拿大小朋友似乎更喜欢中规中矩地唱他们那首古典艺术歌曲风格的“哦加拿大”。

来源:陶短房

无所不在的课堂爱国主义教育

美国和加拿大的义务教育阶段都为0-12年级,课堂爱国主义教育内容是十分充实的。

以美国为例,其爱国主义教育课程渗透到“公民”、“历史”、“人文”等必修课中,从零年级(学前班)到十二年级,要学习“自己、学校、社区、家族、社区历史、州历史、美国历史、世界历史”等必修课,还要学习“我们的成就”、“我们的体制”、“美国公民的社会责任和道德素质”等内容。许多州中学优选的历史教科书《我们美国人》被公认为“深入浅出教育美国起源与发展史的最系统教材”,主编者开宗明义,承认其编纂的目的正是“增强中学生对我们民族、国家的信心和使命感”。

加拿大的情况也大同小异,“公民”、“历史”、“社会”、“地理”甚至“语文”等必修课都被不同程度加入了爱国主义内容,而且教育方式十分灵活,深入浅出,我的小儿子6岁时就能根据剪纸形状分辨出加拿大十个省、三个地区的轮廓,而大儿子在7岁时就能随口说出加拿大最早和最晚成立的省区名称,以及它们成立的准确年份。

值得一提的是,“爱国主义教育”不仅是“宏观”的,也是“微观”的,一般认为在加拿大,公立学校在文化教育方面的投入要逊色于私立学校,但“宏观爱国主义教育”却恰好相反,笔者一位朋友的孩子,二年级时就能如数家珍地说出自家所住的、仅千余人口社区的历史沿革由来、交通状况和主要特色,问她,答曰“学校教的”,一位在学校任教的朋友表示,北美公立学校都是学区制,学生免费就近入学,所有学生都住在学校15分钟步行范围内,因此进行“微观爱国主义教育”可谓近水楼台,有的放矢;相反,私校要花学费,要考试入学,学生住在哪里的都有,学校进行以“爱我们的社区”为主题的“微观爱国主义教育”容易缺乏针对性,变成隔靴搔痒,因此私校的爱国主义教育以宏观为主。

来源:陶短房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