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当前的位置:网站发布网 > 娱乐 > 正文

拓普:国内“数据荒漠”的现状催生了“数据库”

电影情报处 2019-06-13 13:43  WZFBW.COM

拓普:国内“数据荒漠”的现状催生了“数据库”

作者 / 汀妹

去年11月,大多数人怎么也想不到,一部中小成本的国产片,竟然在《毒液》《神奇动物》两部好莱坞分账大片的夹击中,揽下7.94亿票房。

这部影片就是“年度黑马”《无名之辈》,也是拓普接下的数据服务项目。“我们2017年十月份正式上线,开发了产品‘发行伴侣’,其中一个案例就是与北京文化合作的《无名之辈》。”拓普数据的创始人程飞对电影情报处(ID:dianyingqingbaochu)说,这次合作以后,北京文化陆续与他们展开了《流浪地球》等一系列项目的合作。

拓普:国内“数据荒漠”的现状催生了“数据库”

就这样,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比较陌生的拓普,已经服务过两部“爆款”了,这家专注于电影行业数据服务的年轻公司,成立刚刚两年多时间,没做任何广告曝光,一直通过客户“口口相传”的推介,逐渐在业内获得一席之地。

拓普:国内“数据荒漠”的现状催生了“数据库”

提到电影票房数据,无论是业内人,还是普通观众,都会下意识地点开猫眼、淘票票专业版查看。但拓普的票房数据库不同于前面两个平台,是专门针对B端用户的需要,实现了多维度的检索功能,方便用户使用数据。正如程飞所说,“竞争对手让大家学会‘看数据’,而我们想让大家学会‘用数据’。”这就是拓普立足市场的产品逻辑,拓普也是在这一数据库的基础上,不断寻找准行业痛点,“指点打点”地开发解决实际问题的数据产品。

当下的电影行业正处在洗牌阶段,而数据行业却迎来了一个发展时期,因为越来越多的行业人注意到数据的更多可能性,尝试以更科学高效的方案,帮助电影行业转型。

拓普:国内“数据荒漠”的现状催生了“数据库”

国内“数据荒漠”的现状催生了“数据库”

“我一路辗转各个公司,至始至终都是想要搭成一个库。”程飞称自己一直有一个数据情结,起源于韩国公司工作的经历。

2004年,程飞进入韩国希杰(CJ)集团公司工作,负责该公司在中国区的版权事务。希杰(CJ)原本是韩国最大的食品公司, 1995年因入资斯皮尔伯格的梦工场(Dream Works),而进入电影行业。当时程飞经手发行了梦工场《怪物史瑞克3》,遇到了棘手问题,公司每天问他要包括电影票房在内的各种数据。

拓普:国内“数据荒漠”的现状催生了“数据库”

但此时的中国,可谓 “数据荒漠”。没有随手可查票房的数据app,也没有国家电影资金办的公开数据,只有中国电影协会每年会出一本白皮书,上面有一些票房数据,程飞只好将每年白皮书扫描成电子版传给公司总部。而实时票房数据查询,只能看《电影报》本周票房栏目,每周末大家都从上面摘下来数据。

希杰公司重视票房数据以及数据分析的策略,启蒙了程飞的数据观。后来程飞进入到优扬传媒,这是一家针对低幼龄儿童的广告传媒公司,2008年与动画制作公司原创动力、上海东方传媒集团SMG合作开发了《喜羊羊与灰太狼》电影版,由此开始涉足电影行业。

优扬从广告跨入电影行业,对于数据也是同等的重视。当时《喜羊羊与灰太狼》两部电影分别取得了8000万与1.2亿票房,都算是获得了相当大的成功。透过数据与电影联姻的成功案例,程飞意识到数据对于中国电影行业的帮助,同时也意识到大多从业者对数据认知的缺失。

拓普:国内“数据荒漠”的现状催生了“数据库”

2010年,程飞有了搭建一个电影数据库的目标,此时国内也开始萌生第一批拥有数据概念的公司。7年来,程飞辗转这些公司,艺恩、格瓦拉、韦德福思,但都未能遂愿。“他们不是不想认真做数据库,就是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做成。”程飞说,最遗憾的可能是格瓦拉,当时运营了一个类似猫眼、淘票票的专业版,没等到推出公司就被收购了。

经过不断的试错后,程飞在2017年,自主创立了拓普的品牌。但这时候的国内电影市场,数据概念早已普及。“2010-2015年,电影行业高速发展时期,很少人关心数据,只会关心我赚了多少钱。而近两年,行业增长开始放缓的时候,大家才会慢慢去反思,开始关注数据。”

曾经的电影数据市场是猫眼、淘票票、艺恩三足鼎力的市场格局。影视公司从业者大多用艺恩数据汇报工作,普通观众习惯用猫眼、淘票票查数据。在这种情况下,程飞只能另辟蹊径,找切入行业的市场逻辑,“竞争对手让大家学会‘看数据’,而我们想让大家学会‘用数据’。”

拓普:国内“数据荒漠”的现状催生了“数据库”

从“看数据”到“用数据”过渡

一般而言,“看数据”背后的商业逻辑是,限制客户导出更底层的数据,从而促使客户付出更多费用。而拓普的“用数据”的商业策略则是,不对客户进行绑定与限制,开放数据库给客户,希望他们拿到更多数据,进行分析研究。

虽然现阶段点开拓普web版的数据库,依然需要会员身份,但程飞设想下个阶段的拓普数据网,是完全免费开放的,实现数据真正透明化。近两年,参与电影出品的数据平台的客观公正性不断遭到舆论质疑,加上片方与发行公司利益上有所对立,对于互相上报的数据互不信任。程飞找到了拓普介入的契机与市场定位——充当第三方公正的‘裁判员’式数据公司。

“回到现阶段,拓普目标是不断增强用户的体验,从功能上入手。”程飞说,拓普提供给用户更多项筛选条件,可以自行定位时间段,进行数据查询。“我们相当于提供准确的数据和丰富算法的维度,具体怎么算的规矩可以是客户来定,客户想怎么算就怎么算。”

拓普:国内“数据荒漠”的现状催生了“数据库”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