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当前的位置:网站发布网 > 社会 > 正文

一户不签字致小区拆迁搁浅 居民欲凑60万给“钉子户”

2020-09-16 08:11  wzfbw.com

近日,一位壹粉代表自己所住小区的居民向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爆料称,他们所住的老旧楼房好不容易盼来拆迁,却因一户居民李某不满拆迁补偿方案拒绝在协议上签字而搁浅。为了让李某签字,26户居民甚至打算自掏腰包凑60余万元补偿“钉子户”。14日下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到现场采访了解到,目前小区居民大多数已搬离小区,但李某仍态度坚决,不接受补偿方案,相关各方束手无策,拆迁陷入僵局。

(来源:齐鲁壹点)

20多年老旧小区盼来拆迁

14日下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位于潍坊市坊子区凤凰街道西白羊埠社区老一号楼。这是一栋外墙看上去带有典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风格的老楼。楼的西边原本是一条进出小区的马路,如今已被挖出十几米的大坑,楼的北面也是一片大坑,这两处工地上的工人们正在紧张施工。楼的东边是近百米的手脚架通道,南边则是西白羊埠社区新建的居民楼。楼下,20多位居民正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

按照设想,老一号楼所在的位置可以和西、北两处大坑所在的位置一样同步施工。然而,老一号楼仍矗立在原处,被包围其中。

这20多位居民都是西白羊埠社区老一号楼的居民,大家告诉记者,为了配合拆迁,他们很早就搬离这里了,为了向记者反映情况才专程赶来。“本来计划一起拆迁,结果旁边的项目已经开建了,我们的楼还没拆掉,”居民王女士指着楼旁边的工地无奈地说,“就是因为有一户不签字,整栋楼拆不掉。”“开发商补偿80多万,他非要150万,”另一位居民说。

居民张先生告诉记者,西白羊埠社区老一号楼建于1999年,距今已经20多年,属于老旧小区,楼房当时是用楼板盖的,隔音保温都不行,由于年代长,楼房漏水频繁,这栋楼上下五层,五个单元,共有50户,很多业主早就不愿继续住了。

实际上,早在七、八年前,拆迁的消息早已在居民中流传,大家也盼着早点拆迁,要么能分一套新房,要么能得到一笔补偿款,“住着不舒服,租又不好租,”对绝大多数居民来说,拆迁是最好的办法。2019年底,好消息传来,在社区的协调下,西白羊埠村老一号楼的拆迁方案终于出来了,按照补偿方案,居民可以获得新建住宅楼1:1的等面积房屋调换或者以6000元/平方米的价格补偿。该居民楼将和村里原有的大棚市场一道由天同宏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开发为商品房。

一户不满补偿方案致拆迁搁浅

居民李先生告诉记者,老一号楼共50套房,除一楼带院外,所有的房子建筑面积都是一样的。李先生家住三楼,房子面积为109.76平米,加上搬迁费、两万六千多元的安置费、院落、储藏间等的补偿费,他家的房子总共可以得到近70万元左右的赔偿。一楼带院的多补偿10万元,总共能补偿80万元左右。

李先生告诉记者,2020年1月20日,社区召集居民们开会宣布拆迁方案,当场就有42户居民签了字。“盼拆迁盼了七八年,补偿也说得过去,绝大多数人都现场签了字,”居民杨先生是当场签字的一位业主,他告诉记者,拆迁其实挺好的,他非常支持。

居民张女士回忆说,当时社区开动员大会时曾表示,这栋楼的拆迁是社区为大家争取到的,希望大家能统一意见,把字都签了,争取在过完年之前就拆完。不过,有8户居民没有当场在拆迁协议书上签字。

“有几户不同意,加上又遇上疫情,拆迁工作就这样暂停了,”居民王女士遗憾地说,为了配合顺利拆迁,她在过年之前就搬了家,有人要租她的房子,她也没同意。

拆迁工作中有人不同意补偿方案不愿意签字是很正常的事,对社区工作人员来说,这也在意料之中。为了让这8户居民签字,西白羊埠社区党支部书记、主任、会计等工作人员全都出动挨家挨户做工作,最终又有7户同意签字。最后,就只剩下李某一家坚决不同意。

居民张先生说,他们42户居民在1月20日的时候就和开发商签了拆迁协议。开发商表示,剩下的8户等做通工作一块儿签。但是,由于李某坚决不签,后来做通工作的那7户也签不成。

为促成拆迁,26户居民凑60余万补偿“钉子户”

李某一家住在该栋楼一单元一楼,在后院里,李某用塑钢搭了一间简易房开了一家诊所。据居民反映,这处房子是李某在2017年前后购买的。

居民们说,李某从一开始就不同意拆迁,社区多次开会研究拆迁方案,讨论补偿问题,李某一次也没参加过。待做通那7户居民的工作后,李某成了50户中唯一一个至今不同意签字的居民。

因始终做不通李某的工作,居民们不约而同地将矛头指向李某,大家都认为是李某搅黄了大家盼望已久的拆迁梦。

西白羊埠社区的会计李怀福告诉记者,西白羊埠村老一号楼年久失修已成了危房,一下雨就漏水,从顶楼一直漏到一楼,而且楼内的管道很多都报废了,拆迁也是为了改善居民的住房条件、为大家谋福利。这栋楼说要拆迁也说了好几年,在社区的反复协调下,天同宏基集团有限公司才答应开发,“开发商开发这栋楼实际上是亏本的,但有少数居民不相信,”李怀福说。记者了解到,按照补偿标准,李某的房子带院可多补偿10万,因为是一楼,也比其他楼层每平方米多50元,算下来大约能补偿80万元左右,但这个补偿标准无法让李某满意。“李某张嘴就要150万,后来他还托人带话说,150万也是要少了,”李怀福告诉记者。

后来,李某要求直接与开发商协商,社区联系天同宏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与李某协商,因李某坚持150万元的赔偿要求,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此后,社区又多次尝试与李某协商均未果,最后,拆迁工作被迫搁浅直到今日。

看到近在咫尺的拆迁梦想就此破灭,那些强烈支持拆迁的居民们不甘心,大家开始想办法。“李某想要钱,那我们就凑钱给他,”居民张先生告诉记者,大家商量决定,把开发商补偿给大家的每个月1000元的拆迁安置费共计24000元拿出来补偿给李某。最终有26户居民同意了该方案并签了字,“总共差不多能凑624000元,加上他自己的80多万,就差不多150万了。”居民王大妈感慨地说,大家掏腰包凑钱给“钉子户”补偿,恐怕是闻所未闻,没办法,这都是为了拆迁的梦想能实现。

李某认为是因为只有他住在这里居民才把矛头指向他

然而,居民们的单纯的善意并未起到实质性的作用。

14日下午,记者来到李某的卫生室。李某的卫生室位于李某家房子的后院,是李某自己用棚板搭的。卫生室以李某的名字命名,项目包含中药、西药、针灸、刮痧、拔罐、小儿推拿等。记者到访时,李某的卫生室门上贴着“暂停营业”的提示,卫生室的招牌也被扔到了棚顶上。

面对记者的到访,李某有些抵触。“找我干啥?找我也没有用,又不是我说的拆迁,并不是我阻碍他们拆迁,懂我意思吧?”李某说,还有六七家不同意,“他们只是把矛头针对了我,因为只有我在这里住,他们都不在这儿住。”李某认为,大家之所以把矛头指向他,就是想把他弄走,拆迁就好办了。“你的房子值50万,你能40万给人家吗?那是不可能的吧,除非这里有毛病,”李某指了指头说。李某说,自己在这里开卫生所,居民们不想让他开,“我不开了不行吗?我在这儿住!”

当记者询问李某居民为他凑钱补偿的事,李某说:“这事别问我,我不知道,这段时间没有来找我的。”当记者又询问他社区是如何跟他协商的,李某生气地把手一挥说:“不知道!”

西白羊埠社区的会计李怀福告诉记者,现在不同意签字的就只有李某一户,原先不同意的那七户早就做通工作同意了。李怀福说,他曾亲自参与劝说李某的工作,为了劝李某签字,光他自己上门去跟李某家协商就有十几次。14日下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谈到自己与李某的交涉经历,李怀福自嘲地说,他工作了几十年,调解过不知多少钉子户,但李某是唯一一个让他挫败的人。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