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唐朝父子深刻诠释了什么叫“愚蠢是会遗传的”

03-25 12:12 历史瞬间

唐玄宗

唐朝开元年间(公元713年—741年),某一年,唐玄宗李隆基去山东封禅泰山,历城(今属山东济南历城区)县令杜丰负责为皇帝銮驾一行提供后勤保障。

《太平广记》记载:杜丰“以为从幸人多,设有不虞,仓卒不备,乃造凶器三十具,置诸行宫,光彩赫然……”

这里的“凶器”不是凶手使用的利刃,而指的是棺材,“凶器者,棺材及棺中服器也。”

杜丰认为随行人员众多,为预防不测,他别出心裁预备了三十套棺椁及丧葬衣物,放置在皇帝临时居住行宫里面,油漆的棺椁光彩夺目,非常扎眼。

有个刺史前来检查迎接皇帝銮驾的筹备情况,发现行宫赫然摆放三十口棺椁,大为惊骇,怒斥道:“主上封岳祈福,谁造此不祥?”

——皇上到泰山封岳祈福,是谁摆放这些不祥之物?

得知是县令杜丰,刺史命人将其抓捕起来。

杜丰躲藏在妻子的床下“诈死”,一家人伪装成给他出殡,放声哭号,说杜丰畏罪自杀了。

刺史的使者信以为真,于是把杜丰当个屁给放了。

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愚蠢是可以遗传的。

当时,杜丰的儿子杜钟任职兖州参军,负责给御马准备“刍豆”,即草料和豆子。

杜钟对属下说:“御马至多,临日煮之不给,不若先办。”

皇帝的御马数量一定很多,临时煮豆子恐怕来不及,不如先把豆子煮熟。

于是命属下“煮粟豆二千余石”。

杜钟脑袋可能被驴踢了,不等豆子凉一凉,趁热就放进了窖中,等到皇帝一行赶到,一窖的粟豆“皆臭败矣”,全都腐臭不能喂马了。

杜钟也像他爹一样逃跑了,担心被皇帝抓住治罪,于是派仆人买来半斤药材半夏,和羊肉煮在一起,据说这样可以中毒而死,“取死,药竟不能为患而愈肥。”

杜钟吃了半夏炖羊肉,自杀未遂,反倒越吃越胖,时人戏称“非此父不生此子”,杜氏父子为后世留下了千年笑柄。

无独有偶,唐昭宗在位时期,有郑氏祖孙也是一对奇葩组合。

“太原兵至,天子竭于攘却之术。”

有一年,山西军阀李克用帐下的太原兵攻入渭北,唐昭宗想不出退敌的办法。

“棨奏对,请于文宣王谥号中加一‘哲’字。”

宰相郑棨上疏称:可以在文宣王孔子的谥号中加一个“哲”字,这样就可以退兵了。

这办法当然不管用,李克用兵锋直逼京城。

李克用

唐昭宗无奈之下,派张浚、韩建迎敌,双方在阴地(今属陕西商县)交手,唐军三战三败,张浚、韩建仓皇逃回京城。

最终唐昭宗自己拯救自己,册封李克用为陇西郡王,李克用的晋军才停止攻击京城。

唐昭宗光化年间(公元898年—901年),郑棨的孙子(一说侄孙)郑珏[jué]考中进士,历任弘文馆校书、集贤校理、监察御史等官职,唐朝被梁朝取代后,郑棨归顺梁朝,出任左补阙、起居郎,后升任礼部侍郎。

后梁末帝朱友贞在位时期,后唐庄宗李存勖攻打梁朝。

“珏献一策:‘愿得陛下传国宝,驰入唐军,以缓其行,而待救兵之至。’”

郑珏给后梁末帝出了一个主意,说:“臣愿带着陛下的传国玉玺送给唐军,这样一来,唐军就会放缓进攻,我们等待救援的兵马到来!”

后梁末帝朱友贞说:“宝不足惜,顾卿之行能了事否?”

朕并不吝惜传国玉玺,只是你此番出行,能确保唐军放缓进攻我们吗?

郑珏拉长老脸说:“但恐不易耳!”——那恐怕不太容易啊!

郑氏祖孙的奇葩计策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猜你喜欢
历史瞬间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