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熬过曹操三代人,等到七十高龄才敢造反,这司马懿到底在等什么?

03-25 13:11 历史瞬间

我叫司马懿,此生我最恨的人叫罗贯中,他竟然把我写成了和老主公曹操一样的人物,话说我怎么能跟老主公比呢?

有一日,在秦始皇建的历代帝王群里,老主公不明不白被拉进去了,要知道老主公一辈子都没有当皇帝,后来小主公曹丕跟他解释了一下,他才明白。

但是老主公竟然在群成员列表里发现了我,他严厉质问:“仲达,你为何也在这群里?”

要知道,这辈子我对老主公是又敬又怕,老主公连番发问,我噤若寒蝉,不断洗白:“老主公,不干我事,我很老实的。”

但是老主公不依不饶,好在汉献帝给我解围了,他对老主公说了一句话:“丞相,仲达其实和你一样老实。”

要说我生前也没做皇帝啊,也是被儿孙们立起来的,我好歹是孙子篡位,老主公是儿子篡位,这么一比,我的良心,不知道比老主公高到哪儿去了。

汉献帝这话说得,也是侮辱我!

老主公还当过大汉的丞相,而我呢,皇帝让我做丞相,我给拒绝了,偷偷告诉你们,这点真不是我多么高风亮节,而是历代丞相群里,有我一位夙敌,这个人比老主公还让我害怕,他就是——诸葛亮。

诸葛亮的军事实力到底如何?

老罗极力抹黑俺,倒是对诸葛亮很好啊,很多他没干过的事情都给按他头上,还有一个叫陈寿的小子说他——“治戎为长,奇谋为短”,就是说孔明他搞内政外交可以,打仗嘛就马马虎虎了。

但是,陈寿这小子我不认可,他活着的时代,已经是我孙子当皇帝的时候了,他害怕得罪我孙子。

老罗虽然过度美化孔明,但大体俺是很服气的。

诸葛亮在刘备活着的时候没带过兵,刘备死后,矢志北伐的他才独立领兵,北伐中原。

要说这孔明的军事能力啊,也不是天生的,但是他的学习能力太可怕了,“六出祁山”一次比一次打得好。

就拿第一次出祁山,“失街亭”来说,孔明的对手并不是我,而是大都督曹真,老罗非要把我拉进来,也是醉了。

孔明第一次挥师,直扑毫无防备的陇西地区,瞬间三郡陷落,因为这一地区是唯一支持大兵团调动的,他之所以拒绝魏延的“子午谷”奇谋,就是因为由巴蜀直接扑向长安,汉高祖刘邦已经玩过一次了,再玩都有防备了。

但是汉高祖统一天下的进程又是诸葛亮可以参考的唯一蓝本,他占领陇西,消化陇西后,再进攻长安,把刘邦玩过的套路再来一遍。

不过,诸葛亮带的部队已经是蜀汉所有的家底了,曹魏的援军却可以源源不断到来,诸葛亮消化陇西需要时间,但如何应对曹魏的大规模援军呢?

那就是——堵上门,让你打都打不到,这道门就是街亭。

蜀汉和曹魏好比两个单挑的人。

蜀汉拿着一块板砖守在狭窄的洞口,曹魏拿着青龙偃月刀、方天画戟,通过这个洞口,就是空旷的田野,在田野上决斗,曹魏完全可以把蜀汉摁在地上摩擦。

但是这个洞口太窄了,虽然近在咫尺,但就是过不去,曹魏稍微冒一下头,就是一板砖!

假如堵住了这个洞口,曹魏就会眼睁睁看着蜀汉把陇西据为己有,大批的辎重和兵员源源不断到达陇西。

哪怕曹魏此刻冒着被板砖拍死的危险,硬生生地通过了洞口,那也剩下了半条命不到。命若游丝的曹魏,还能是以逸待劳蜀汉的对手?

诸葛亮的办法损啊,就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街亭这个位置非常关键,正好是这个洞口,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应该委派魏延、吴壹这样的稳重宿将。诸葛亮呢?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举动:“亮违众拔谡,统大众在前”。

我估计诸葛亮给马谡把刚才恶图景画了出来,还不无得意说:“幼常你看,咱们把陇西都占了,守个洞口有什么难的?”

守不住咋办?怎么可能?!诸葛亮大意了。

马谡到达街亭后,张郃老匹夫也到了,马谡会做计划搞参谋,但是战场不按照他的计划来的时候,他就慌了。

张郃已经来了,修筑工事来不及了,马谡的两万人不能跟魏军硬拼,唯一的办法就是上山,依据天险据守。

马谡应该是想,反正只要我在山上一天,张郃就不敢放心地深入陇西,咱俩对耗,耗过一个月,自有老师过来收拾你——说白了,这就是一个“保持存在”的战术。

这个思路不能说错,可马谡在巨大的压力下,居然把水源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就像是去高考的优等生忘带了准考证。

后来,发生的事情都知道了,蜀汉败了,诸葛亮退了,但这是诸葛亮第一次带兵,而且不过是细节上出现了问题,我也没和他亲自交手。

后来,曹真大都督去世了,俺成了与蜀汉直接对垒的军事指挥官,这也拉开了我和诸葛亮一辈子的纠缠。

最让我难堪的是诸葛亮第四次北伐,我完全被他打爆了。

他刚出祁山,动静很大,围住了祁山堡,我带着兵马扑向祁山的时候,发现这厮带着主力竟然绕到我身后收割麦子了,等我回过头找他决斗的时候,诸葛亮又带着“我们”的粮食溜了。

诸葛亮太损了,要知道我是明白他在牵着我鼻子跑的,但有什么办法,他跑我不能不追啊,不然政治影响太坏。

不明白军事的人会觉得我一到诸葛亮就跑了,诸葛亮是怕我,所以都鼓励我接着追,如果我不追,那就是坐失良机,他们再去皇帝面前打个小报告,况且祁山堡还被围着,我不能不去解救。

你看看这老小子,偷偷割麦子,是为了打击魏军的后勤;一退一百多里,是为了拉长魏军的补给线;对祁山围而不打,是为了逼着魏军南下,然后“围城打援”,消灭我军的有生力量。

这一整套策略实施下来,愣是让魏军在自己境内变成了补给不易的客场作战,而蜀军却以逸待劳——两军主客易势,完全颠倒过来了。

但诸葛亮退到了卤城,不退了,为何?

这个地方两侧为祁山和秦岭余脉阻挡,限制了骑兵最擅长的迂回穿插战术。加上这里的平野是丘陵缓坡,小沟小坎起伏较多,对步兵无障碍,却很容易绊倒马匹。把战场选在这里,等于把魏军骑兵机动力的优势给抵消了,诸葛亮的蜀军却是很擅长山地作战的。

老子太明白了,以往诸葛亮如果撤走,只能是拼消耗,可是这次他把麦子抢完了,可以撑得更久。张郃这老不死的,偏偏这时候嚷嚷出战!

无奈啊,这是我唯一一次正面和诸葛亮交手,在祁山堡和卤城之间的平野之中,魏蜀两军剧烈地碰撞在一起。

结果,蜀汉军获甲首三千级,玄铠五千领,角弩三千一百张,我赶忙退回大营。

所谓“甲首”指的是披甲者的首级,魏国国力虽丰,也不可能给普通士兵也配甲胄,起码得是伍长以上级别的低级军官吧。一次损失三千个军官,就按这些军官全是最低级的伍长,至少也有一万五千的魏军被打乱建制。

玄铠就是铁甲,更加贵重。只有精锐中军才有资格披挂。曹操的《军策令》里说袁绍起兵时有一万领铠甲,五千领是什么概念?一战就败光了袁绍半个家底。

从此,我再不和诸葛亮正面硬杠了,我真的打不过他啊!

陈寿,你再说诸葛亮军事能力不行,你是没被揍过!

诸葛亮打仗都这么厉害,在其他层面,我就更比不上人家了,就连颜值,我也比人家差好多,或许,我比他强的一点是俺老婆比他老婆好看。

为何诸葛亮被美化,司马懿被丑化

人家诸葛亮在蜀汉,说一不二,但是道德高尚,被认为是理想的化身。就因为我孙子最后篡位了,我就被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事实上,我也很冤枉!

就拿“高平陵之变”来说,那是因为新皇帝任命的辅政大臣曹爽,任用了何晏这些浮华党,就是一天到晚嗑药的摇滚青年,把持了朝廷权力。

跟随老主公曹操创业的元老们不干了,这才推举我出来,做这个头的。

不然政变的那一天,太尉蒋济干嘛和我站在一个阵营?

至于后来篡位,那是因为我们家做皇帝,对士族来说更有利益。

我出自河内温县司马氏,我们家可比诸葛亮家地位高多了,我怎么着也算士族成员。

一开始,士族们投奔老主公曹操,是因为乱世需要他这样的“奸雄”,但是“九品中正制”确立以后,满朝高官都是士族,他们实力强了,老主公的子孙也没有老主公那样的手腕,他们要选择新的代理人。

这样,同为士族出身,且掌握着大权的我们家就被推到了历史的前沿。

猜你喜欢
历史瞬间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