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庄周梦蝶”是怎样一个故事,庄子为何会有这么古怪的想法?

03-25 13:22 历史瞬间

庄周梦蝶出自《庄子·齐物论》。原文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庄周梦蝶的寓言故事,以梦的虚幻及人与蝴蝶之间相互幻化,给人留下无限想象和思考的空间。庄周借梦抒发了对自由生活的向往和精神家园的希冀,在庄周梦蝶的虚实之变中,流露出庄周现实世界中的“有待之悲”、虚幻世界中的“无待之美”,以及梦醒之后的彻悟之真。

庄周梦蝶的虚实之变

“有待之悲”

庄周《逍遥游》说:“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大船若要前行则离不开充足的水,大鹏鸟在天空飞翔,看似自由自在,但是需要借助大风和自己的羽翼,若是风不够大,自己的翅膀就很难打开,就更谈不上飞翔了。人生在世,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依赖,人生难免会受到这样那样的束缚和限制,所以一个人是很难获得真正自由的,这就是现实中的“有待之悲”。

“无待之美”

庄周借助于梦变成了一只蝴蝶,自由自在地飞翔。这是现实生活中的“有待之悲”让庄子感到无奈,只有在梦中,才能忘掉凭借之物,达到自由的状态。庄子追求的是一种逍遥自在、不受约束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是符合人的心意的,所以是快乐的、美好的。世间万物,只要顺其自然天性,就能获得愉悦和幸福,而顺其自然,就意味着要摆脱外界的限制,像那美丽的蝴蝶,张开翅膀自由的在自然之中飞舞。这是一种极美的“无待之美”,但是它只会出现在虚幻世界中,在现实世界中是不可能实现的。

“彻悟之真”

庄子认为人与物皆应有绝对的自由,即使现实生活中有各种束缚,但心灵是可以自由翱翔的。所以到底是庄子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子,这是一个深层次的哲学问题。庄周最终还是意识到了自己与蝴蝶的区别,在梦醒之后,完成了对生命的思考。这个梦让庄周完成了心灵的超越,使他的心灵从此超然物外,顺应自然,笑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

庄周梦蝶的意境

中国古典哲学有一个重要思想叫“天人合一”,指的是人与自然是一个整体,二者应该和平相处。庄周在内心深处是非常亲近自然,热爱自然,希望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庄子》中说:“天地者,万物之父母也。”人与自然本是一体的,只是人的天性被各种东西束缚了,不能顺本性发展,要想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就要打破这些限制。

庄子强调人与万物是平等的,他的《齐物论》宗旨便是“凡物皆无不好,意见皆无不对”。庄子认为生死不过是形式的转化,要以乐观的态度来面对。这种“万物齐一”的思想包含了丰富的辩证法思想,在中国哲学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按照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法,梦是对现实自我的压抑所造成的本我的潜意识回归。“庄周梦蝶”时,并没有认为到这是虚幻的梦境,只有当他醒来时才发现自己是做梦了。人的一生有很多梦想,人生就是在做着一个或长或短的梦。庄周在梦中实现了穿越,庄周梦蝶是对人生意义的终极性反思,是一种求道的心理投照,是对宇宙的求索和验证,这里面包含了有限认知对无限领域的把握及如何把握和把握的可能性问题。

庄周的梦象征着未知的领域,“庄周梦蝶”将人的主动性与被动性、有限性与无限性、已知与未知等充分地展示出来。未知领域用“蝴蝶”来构建,那个未知的世界是色彩斑斓、自由自在的,这是对未知世界的一种神往。庄子到底有没有走进蝴蝶的梦境?这一点既不能肯定也无法否定,但这种哲学思维品质是可贵的。庄周梦蝶通过庄周与蝶的互为主体性,对生命之真进行了深刻反省,将人的欲望导引到更高的一层精神境界,通过“不知死,焉知生”的哲学,真正发现了生的意义。

人生的悲观宿命

庄子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他始终对社会和人生报以人文主义的哲学关怀。庄子所处的时代是一个诸侯争战,道义被赤裸裸的暴力所代替的激烈动荡的时代,在庄子眼中,人生充满了不确定的悲剧因素。“人之生也,与忧惧生,寿者惛惛,久忧不死,何苦也?”生老病死,苦难重重,这是人生悲剧的根源所在。所以在《逍遥游》中,庄子希望破除周围事物的依赖关系,无所待而游于无穷,达到无己、无功、无名的境界,最后获得绝对的逍遥至境。

虽然庄子在《逍遥游》中追求的是一种“无待”的人生,但是在现实中,庄子还没有摆脱“有待”的现实。在《逍遥游》中庄子说:“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可待者也。”这在庄子看来,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御风而行的列子尚且不能完全达到“无待”的逍遥境界,那么常人就更不可能了。

庄子一心所追求的“无待”的境界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真正实现的,庄子正是对受到束缚和限制的“有待”的现实生活大失所望,才追求一种可以摆脱现实羁绊的“无待”的人生逍遥境界。这种境界现实上却是根本不存在的,最终还不得不回到“有待”的现实,这是多么悲哀和痛苦的事情,也许这就是人类的宿命。

“庄周梦蝶”就是庄子在这种“有待”的悲观宿命论的影响下,发出的对现实人生的哲学思考,流露出生命无常的人生虚无感。庄子对现实的存在产生了疑问,如果梦足够真实,人们又怎么来区分现实与梦呢?“庄周梦蝶”中,庄周发出了“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的疑问,自己到底本来就是一只蝴蝶,在梦中变成了一个叫做庄周的人呢?还是一个叫庄周的人,在梦中变成了一只蝴蝶?

尽管“庄周梦蝶”充满了人生虚无的悲剧意识,但庄子没有走向的悲观主义或虚无主义,最终还是清楚自己和蝴蝶还是有区别的,“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庄周之所以会陷入思维的怪圈,是因为庄子“有待”的悲观宿命论使他感觉到现实人生的虚无,在“庄周梦蝶”中把现实与与梦境进行了交织。庄子一直在追寻存在的真实,但是现实与思维世界的相对主义却使得他陷入思辨与认识的循环之中,当感觉梦足够真实时,就对真实存在的事物本身产生了怀疑,也即对自己的存在世界产生了怀疑,使得梦为蝴蝶而怀疑自己成为了蝴蝶,产生了“人生如梦”的感受。

是梦还是现实

庄周和蝴蝶都是现实的存在,但是当把这种场景置换为梦中时,庄周与蝴蝶的界限就模糊了,因为在理念世界的梦中蝴蝶是真实的,那么理念的真实与现实存在的真实到底何者才是真实呢?这就是笛卡尔提出的“我思故我在”的命题,因为对怀疑对象的思考本身就证明怀疑主体的存在,所以庄子“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在无法明确的区分二者时,对二者都产生了怀疑,甚至对存在本身的真实性予以怀疑。

庄子之所以会对存在的真实性进行怀疑,是因为人的感官对外部世界的感知往往不可靠。当人处于现实世界时,通过感官来感知现实世界,完成对外部世界的认识。而人梦境中的世界是来源于人处于清醒状态时,感官对现实世界感知并存储于人脑中的,无论人处于清醒或者睡梦时,人对外部世界的感知都是人的思想的产物。在梦的世界里,现实世界与理念世界的客观界线被消融了,人们分辨不出梦中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不同,那又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现实的存在不是另一场大梦呢?

“庄周梦蝶”是一个无限的循环,“我是谁”的尖锐问题始终未得到解答。“庄周梦蝶”以对个体存在的追问得出了人生的悲剧认识,但庄子却反要在现实生活中去超越悲剧人生。

“庄周梦蝶”的启示

人类生活的目的最终是为了追寻幸福和快乐,在生产力没有高度发达、物质还没有极大丰富的时代,如何能够让自己的心灵实现自由,如那蝴蝶翩翩起舞。

“庄周梦蝶”的寓言可以给我们很多启示。不管人生要经历多少磨难,有多少羁绊,都要坚守内心的宁静,成为一个精神自由之人。在面对困难时,要用一颗平淡的心去看待,既然无法避免世间的“有待之悲”,“无待之美”也只能在虚幻世界中实现,那么就要用好心态去面对一切,才能达到逍遥自在的美好境界。

猜你喜欢
历史瞬间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