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单亲妈妈自述:“老公留下负债、瘫痪婆婆和儿子,我捡垃圾供养”

03-25 16:30 深夜情感专线

本文的故事,是看到一条新闻,进行加工改编的。

新闻是:独臂司机偷偷借用同事的滴滴账号接单,被举报后受到严厉处罚,同事账号也被封停。

1

警察让我去派出所接女儿时,我正在仓库清点库存。在成堆的奶粉罐里,我听说了女儿被人贩子抱走又被救回的事情。

被数字充斥的大脑有了短暂的空白,原本觉得仓库太乱的我,那一刻只有对女儿刺心的想念,和差点见不到的无边恐惧。

即便坐在去派出所的车上,我浑身都还在颤抖。

我怪罪不负责的辅导机构,下了课不好好看着女儿;

怪罪孩子爸爸,早早抛弃我们母女两个;

还怪罪小城的偏僻和落后,什么人都往这儿藏。

可怪来怪去,我还是最怪我自己。

若不是店里太忙,我怎会在女儿放学后就送她去辅导班,不在家好好陪她?

我很怕,我怕警察说女儿找到了是骗我的,是为了稳定我情绪的谎言。我害怕女儿已经被剃了头发,换上我们不熟识的面孔,被绑了手脚,已经被拐到某个已经远去的火车上。

那些忐忑,等我到了派出所,女儿穿着碎花裙,蹦蹦跳跳,像蝴蝶一样扑进我怀里时,才略放下来一些。

我仔细检查了女儿,除了两眉之间哪一处红肿外,周身没一处伤痕。反倒是我的心,被极度的紧张沤出了排不掉的拥堵。

过去三十五年积攒下的淡定和冷静都不够用,那种惊魂未定,让我只知道死死抱住女儿。

“妈妈,是阿姨救了我,你瞧,阿姨的胳膊都叫坏叔叔划伤了呢。”

“阿姨好勇敢,从坏叔叔手里夺到呢。”

那时我才注意到,女儿旁边,还站着一个左手打绷带的女人。

我十分确定是左手,因为她只有左手。

我拉着女儿,跪下说谢谢,那女人用受了伤的胳膊拦住,“快别这样。”

声音好耳熟,待我缓缓抬头,衣服也是熟悉的深蓝色工装,左胸的口袋处,绣着工号和姓名,没错,是李琴。

我早上投诉的快车司机。

2

每说一句感谢,我都为自己早上的粗鲁感到抱歉。

女儿的学校没有校车,前一晚下过雨,路面泥泞,没法子骑车去上学,只好叫了辆快车。

刚上车我就注意到,开车的居然是个独臂的残疾女人。

出于安全,我不想上车,要求那个女人跟公司申请换一辆车。

女人以取消订单她会被罚钱为由,求我不要取消,还再三保证自己车技没问题,说话间还拿出手机,把以前接过的一长串订单给我看。

看她穿着工厂的厂服,想她在业余还需要这样辛苦载客,肯定也是有难处。

出于怜悯,我选择了相信她。

不想半道上还是出了一点小问题,过某个红绿灯时,差点撞上要转弯的大卡车。虽然她紧急刹车止住了灾难,但猛烈的刹车让女儿额头磕肿了一块。

“不好意思,那车闯红灯了。”

“幸亏刹住了……”

李琴当时是那么解释的。但我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她缺失的胳膊。

我下定决心要投诉她的。而且,我当着她的面打了投诉电话。

公司处理得很迅速,立马派人查了事件。虽然判定这次事故李琴没有错,但是我提到李琴是个残疾人时,公司那边再查,发现李琴的账户名称和个人身份却是不符合的。

也就是说,李琴的快车司机身份,是假的,她即将面临更全面的调查。

我愤怒着要求公司彻查李琴的时候,李琴面上的委屈和眼中泪光我都一清二楚。但我始终咬定残疾人不能开车。

等到平台方免了我这次车费,当场冻结了李琴的司机端账号,还承诺让李琴缴纳罚款,我才罢休。

在这期间,李琴除了说两次对不起外,只打了一个请假的电话,其余时间都默默听我控诉平台如何不对乘客负责。那也让我更加深了对她的不满,心想,这个女人,掉钱眼里去了吗?

可就是这个我看不上的可怜女人,救了我女儿的命。

说实话,多少还是有点尴尬的。

3

尴尬归尴尬,我还是要好好感谢她,毕竟她救了我在这世上的唯一指望。

所以我跟她约好周六上午,去她家郑重道谢。

看到她家的那条胡同,我从来没想过,这个破败的小城,居然还有我从未见过的破败。

李琴住的小区对面,工厂大烟囱不停冒着白烟,叫人望而却步。绕过工厂,是一条街。不过,是一条垃圾街。从街头走到巷尾都是码成小山似的纸盒子和压扁的塑料瓶、易拉罐。从一堆堆易拉罐的缝隙里走进去,才看得见背后的一排排三层小楼。

每栋楼门口依旧是纸盒子和废品。

再穿过这些废品,到中间一栋上楼,一直上到顶,打开门,是狭窄的两室一厅。引入眼帘的还是各种各样的瓶子和一摞摞捆紧的纸盒。

李琴拘束地笑笑,迎我进门。再用打着绷带的手指挥一个小男孩倒水。

我看见小男孩坐的桌子上摆着整齐的书本,桌子旁边,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老人。

她压低声告诉我:“那是我妈,瘫了有些年了。”

“我儿子和你女儿是一个学校呢。”

我四下一瞧,发现这个贫瘠的家四壁都贴着金灿灿的奖状,落款处的印章果然是女儿学校。

道谢之后,我才了解到,李琴原来和我一样,都是失去丈夫,独自带着孩子过活的。

不同的是,她的丈夫没有给她留下任何财产,还留下一堆债务、一个瘫痪的老妈、一个上学的儿子。

她在对面的工厂上夜班,业余还捡捡废品补贴家用。至于开快车,只是偶尔空闲的时候,开的车子是她妹妹的,挣了钱和妹妹分成。

面对这样一家子,我有些过意不去。

说话的间隙,我用眼光瞟到,李琴的儿子一直在乖乖写作业,偶尔停下笔,去给奶奶挠挠痒或者给奶奶喂口水、翻个身。

我对比女儿写作业时的光景,那得要我千请万求才肯动一笔啊。

我在心里暗赞李琴不简单,这么个家,让她经营得这么好。

我的内疚,让我在谢礼之上,再多加了点钱,希望给她一点补偿,我说是补上她的误工费。

她红着脸,推脱着不肯要。

她儿子见了,笑着露出缺了大门牙,“阿姨,别给妈妈了,她是不会收你的钱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本分,对吧妈妈?”

母子两眼风对上,碰出了一室温暖。

我注意到李琴的儿子用的铅笔,只有拇指长了,衣服虽干净,却是旧旧的。

八九岁的孩子,正是爱面子、爱光鲜的时候啊,我决定为这对母子做点什么。

4

我老公去时,给我和女儿留了几家店面,靠着收租子也能保母女两饿不死。

女儿上学后,我一个人寂寞,就拿出一家自己开了家母婴店,权当打发时间。

我想我每个月资助给她一些钱,让她不要再那么辛苦了,就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既轻松又安全,她也不用风里来雨里去捡垃圾了。

没想到我把话头一提,李琴就拒绝了。

“我救彤彤不是为这些,是个人看到都会那样。”李琴黝黑的脸庞爬上些胭脂色,换成只有我能听见的耳语说:

“更何况,白拿你钱,以后还怎么教育孩子呢。”

“我虽没了一只手,却也还做得事情,能赚钱养家。”

“这些年我男人走了,我把债也还的差不多了,我妈瘫痪了,我就在工厂上夜班,这样她睡觉时我上班,白天她醒着的,也不耽误照顾。”

“儿子听话又省心,学习上我也没操过心,虽然总觉得对不住他,但是我没能耐,没办法。”

那是我头一次满心敬佩地听一个女人说话。

但在她胳膊康复后,我每次去,李琴都在忙,据说她厂子的效益不好,要裁员,所以加班比较多吧。

而且一提到资助的事,她都不答应,后来我店里生意不好,渐渐就去得少了,只在老太太葬礼露了个面。

不过我留下了名片,让她有需要随时打电话给我。

5

接到李琴的电话,已经是老太太去世后两个月、她下岗一个多月了。

接通后,她就支支吾吾的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她说:“……我这个月学了点东西,是关于母婴方面的……你看……我能不能……”

我立马明白了她的意思。她那时没了老太太负累,又没了厂里的工作,靠捡废品肯定养不活母子倆,肯定是要找一份新的工作。

我怕我迟疑会让她反悔,立马答应她:“当然可以,我店里就需要你这样又能吃苦又知道学习的销售员。”

李琴听了,又说:“大妹子,你不要一口答应,你先面试我,觉得我还行就行,不行就算了。”

按着她的要求,她应聘让店里的老销售员面试。

进行得很顺利,面试者说,李琴对于母婴方面的知识,了解得很全面。

后来闲聊才知道,李琴那个月,一直在家看书,还跟儿子学会了查字典,她了解的母婴知识,都是来自书本。

李琴上岗后,业绩一直很好,而且她的回头客是最多的。

她的微信加了大量客户,哪怕人家在半夜发一坨孩子便便给她,她也会耐心回复客户,孩子便便是否正常,如果不正常应该吃什么补。

除此之外,她还包揽了店里所有清洁、点库存之类别人不愿做的苦差。

店里的风气也被李琴带得积极向上,年底我盘账的时候,发现销售额整整比去年翻了一番。

我想,再奋斗几年,拉上她入伙,开两家分店,日子会比现在更好呢!

也是因为她,我才明白,一个人尽可以温顺地接受自己的宿命,却不能就此认命,再糟糕的时刻,都不是末路,而是起点。

是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故而,我命由我不由天。

为了方便你们快速找到我不走丢,点击屏幕右上角【关注】艾千千,每天都有精彩故事看。

喜欢这个故事,就为我点个赞吧。你的赞,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和支持,爱你们。

猜你喜欢
这家伙好懒,什么都不留下!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