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这些年,蒙牛做错了什么?

03-25 17:17 财经纵横

生于创新,死于并购,似乎成了这些年中国大型企业的固定轨迹。

并购潮之下,一批大型企业纷纷动用资本力量,通过非市场竞争的方式扩大自己的市场规模。在这场成王败寇的资本游戏中,许多风光一时的创新创业公司,在资本的冲击下迅速湮灭。而所谓的“胜利者”也并未因此实力大增、赚得盆满钵满。

盲目的并购,看似蜜糖,实则毒药,让很多原本实力雄厚的公司迷失了自身前进的方向,走在了衰落的不归路上。国内乳企蒙牛。就是一个例子。

曾几何时,蒙牛曾是红遍大江南北的知名乳企。但近年来,频繁且失败的并购已经让这家乳企与国内龙头乳企的距离越来越远…

并购变“病购”

成立于1999年的蒙牛,有着辉煌的过去,并不需要太多的赘述。旗下酸酸乳、特仑苏等明星乳液产品曾一度被人们所熟知。

实际上,在蒙牛的发展历程中,不乏成功的并购案例。例如2010年,蒙牛与君乐宝乳业合作,以4.7亿的价格持有了君乐宝51%股权。凭借这次并购,蒙牛成功扩大了自己华北的市场份额,并扩大了自己酸奶业务的优势。

2006-2009年,蒙牛酸奶市场份额的复合增长率为27.3%。通过并购君乐宝,蒙牛2010年上半年酸奶市场份额的同比增长率达到了30.3%。

尝到甜头的蒙牛此后开启了更为频繁的并购之路。

2013年,蒙牛牵手雅士利,获得其75.3%的股权,向奶粉领域发力。

2015年,蒙牛全资收购多美滋中国,加注布局奶粉领域。

2017年,蒙牛增持现代牧业股票,成为其战略股东,双方在原奶业务上加强合作。

2018年,蒙牛收购圣牧高科51%股权,意在进一步完善原奶布局。

2019年,蒙牛收购澳洲网红乳企贝拉米,旨在增强自己的品牌输出能力。

可以说,在尝到并购的甜头后,蒙牛此后的并购套路与当年收购君乐宝如出一辙。但正所谓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有时候,成功的经验并不能简单的复制粘贴。

从雅士利、多美滋,再到圣牧高科、贝拉米,蒙牛每次出手看似都和主业相关,但实际上很多企业并非像君乐宝一样“争气”,许多被收购的企业在一开始就存在诸多问题。

例如蒙牛在2015年收购多美滋中国时,多美滋中国的经营情况已经一塌糊涂,营收持续下跌,净销售额从2012年的57.33亿元降至2014年的13.19亿元,同期净利则从盈利7.65亿元转为亏损7.71亿元。但带着“天生要强”的自信,蒙牛依然敲定了这笔买卖。

同样,2018年蒙牛收购圣牧高科51%股权,当时圣牧高科的母公司中国圣牧2017年亏损9.86亿元,2018年上半年再次亏损10.67亿元。在业界看来,中国圣牧已经到了濒临破产的边缘。但就在这个“危急”的时间点,圣牧等来了自己的“救星”——蒙牛。

再如蒙牛2019年收购的贝拉米,虽然其是一家澳洲网红品牌,但却因代工模式和产品质量备受诟病。蒙牛宣布收购贝拉米时,股价一度下挫4%,引发了投资者质疑。

如果说蒙牛的一系列并购行为在当时看是因为“高瞻远瞩”,因而不被市场所理解的话,事后证明,这些并购并没有太多高明之处,反而体现了蒙牛是在“盲人摸象”。

事实证明,即便在蒙牛接手之后,这几家被并购的企业也没有任何“触底反弹”的迹象。

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雅士利国际经营溢利0.06亿元,实现扭亏。2019年,现代牧业盈利6.93亿元,从2018年亏损1.92亿元大幅反弹。表现看似光鲜,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雅士利国际2019年上半年走出亏损泥潭,得益于营收的大幅增长。2019年上半年,雅士利国际收入为17.5亿元,同比上涨超过16%。但在奶粉市场激烈的竞争下,2019年全年能否实现盈利仍是未知数。随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以及90后、00后新生代父母消费升级理念进一步加剧,极度依赖奶粉业务的雅士利依旧不被市场看好。

而现代牧业专注于原奶生产销售,2019年市场原奶价格普遍大幅上涨,受此刺激,现代牧业才实现了扭亏为盈。

如果说蒙牛并购的企业在2019年的表现是“虚假繁荣”,那么此前这些企业的表现可以用“惨不忍睹”形容。

比如2018年,雅士利国际亏损1.32亿元,现代牧业亏损4.96亿元,中国圣牧则亏损22亿元。并购企业的拖累给蒙牛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业绩一向稳健的蒙牛甚至在2016年出现了7.51亿的巨额净亏损,令市场瞠目结舌。

舍本逐末,日暮西沉

除了子公司业绩不佳拖累蒙牛自身业绩外,盲目的扩张也分散了蒙牛更多的精力,直接导致了蒙牛自身市场竞争力直线下滑,与行业龙头企业的距离越来越远。

销售净利率作为反映产品竞争力的关键指标之一,近几年来,蒙牛一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申万乳品行业)。甚至2016年一度为负。

蒙牛较低的销售净利润率凸显出其经营效率和盈利能力逐渐被同行业竞争对手拉开距离,同时产品的议价能力遭到严重冲击。

不难看出,在开启疯狂并购的初期,蒙牛每年的营收规模尚且领先于市场平均水平,但随着被不良资产拖累,近几年蒙牛整体营收规模放缓明显,增速已不及行业平均水平,更不用和业内的龙头企业相比了。

频繁并购令蒙牛力不从心的另外一个证据就是研发投入跟不上时代潮流。

随着中国消费者在产品品质、口味、产品特色以及营养健康方面不断提高的需求,乳业产品研发的重要性不断凸显。

因此,研发费用的投入是企业保持高成长性的重要支撑。但2018年蒙牛的研发费用仅为1.59亿元,仅占营收的0.23%。而国内乳企龙头伊利,2018年研发费用达到4.27亿元,是蒙牛的近三倍。

从市场终端也能感受到,相比多年前蒙牛酸酸乳、特仑苏等明星产品,近年来蒙牛鲜有搅动市场的爆款产品。

随着蒙牛一次次押注并购,更深层的危机也向蒙牛悄然袭来。数据显示,近年来蒙牛资产负债率逐年提升,不仅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且有差距越来越大的趋势,偿债压力加大,逐渐失去其以往的财务稳健性。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蒙牛的资产负债率已达到57.06%,创近年来新高。资产负债率的持续高企,令蒙牛的杠杆空间持续缩小。未来蒙牛依靠融资、并购拉动增长的策略将变得步履维艰。

此外,蒙牛还出现了一个较为危险的信号。截至2019年上半年,蒙牛的账面现金为50.69亿元,但短期借款却高达91.5亿元。账面现金无法覆盖超额的短期借款,进一步加深了蒙牛的偿债压力。

而即便面临着较大偿债压力,蒙牛在费用的控制上仍没有作为。尤其是销售费用,不仅是蒙牛期间费用中的大头,而且自2016年以来保持着两位数以上的增长。

销售费用中,大量的广告投入、公关投入成为蒙牛日益加重的成本负担。但对蒙牛而言,与其说是“明知不改”,倒不如说是“不得不做”。日益激烈的竞争,迫使蒙牛不得不持续在市场营销方面加码。

不得不说,由于接连不顺的并购已经将蒙牛卷入了危机的漩涡。并购不当引起的连锁反应正在让蒙牛加速失去以往的活力。

非要“天生要强”,最后只剩凉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蒙牛近年来的频繁并购,看似是战略失误,但也和大环境有关。在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乳品行业作为传统的食品饮料行业之一,市场竞争不仅在海外呈现饱和态势,在国内也已经进入存量空间。

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争夺市场份额,“天生要强”的蒙牛坚定的在并购的路上越走越远,但事实证明,蒙牛的过度自信,导致自己频频使出昏招。

原以为自己是“火眼金睛”,结果收购的企业问题频出。更可笑的是,为蒙牛带来良好业绩支撑的君乐宝,却在2019年被蒙牛售出,令市场大跌眼镜。

如今,突如而来的疫情正在加速各行各业的洗牌整合。作为曾经的知名乳企,蒙牛正遭遇前所未有挑战。

实际上,越是在困境和变局之中,练好内功、做好自己就越显得重要。如果蒙牛依旧在并购的道路上“天生要强”,最后等待它的可能只剩凉凉。

猜你喜欢
财经纵横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