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假如扶苏继位了,可以改变秦朝的命运吗?

03-25 17:28 历史瞬间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第六》:始皇长子扶苏谏曰:“天下初定,远方黔首未集,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唯上察之。”始皇怒,使扶苏北监蒙恬於上郡。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第六》:更为书赐公子扶苏、蒙恬,数以罪,赐死。

《资治通鉴·卷七》:扶苏发书,泣,入内舍,欲自杀。

《资治通鉴·卷七》:扶苏谓蒙恬曰:“父赐子死,尚安复请!”即自杀。

史书上关于扶苏的记录集中于《史记》和《资治通鉴》当中,之言片语,大部分集中于两件事,一是直言劝谏被派往边疆;二是篡改诏书,赐死扶苏。光从这些事情确实可以看出“仁”,对于诸生的仁,对于父母的孝。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也可以看出扶苏没有震慑六国的本领。诏书到来之际,没有任何怀疑;手握三十万大军,没有任何想法,就这样自杀了,不加考虑。对于整个秦朝或许是不适合的,有些妇人之仁,不是乱世的枭雄,如何震住六国贵族和蠢蠢欲动的人心,更要紧的是面临着商鞅变法带来的隐患。

商鞅变法的隐患。

是时河、山以东强国六,淮、泗之间小国十馀,楚、魏与秦接界。魏筑长城,自郑滨洛以北有上郡;楚自汉中,南有巴、黔中:皆以夷翟遇秦,摈斥之,不得与中国之会盟。

商鞅变法让秦国数百年不得翻身,不得中原诸侯重视,皆以蛮夷为论的过去变成云烟,在短短的十八年之间,让秦国成为战国头号强国。

他在《商君书》里面的“民弱国强,国强民弱。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民贫则力富,力富则淫,淫则有虱。民辱则贵爵,弱则尊官,贫则重赏。以这个“弱民”的思想来开张布局,衍生出一系列户籍制度,连坐制度,二十级的爵位制度。在禁锢你自由的情况下,给你一个选择,给你一个机会,那就是耕战。要么拼命种地交粮食,要么上战场拿人头,但是秦朝一百亩地最高产量不过一百五十石,纳粟一千石才能有一级爵位,所以“尚首功”才会缔造出所向披靡的秦国军团。但是同样的这个制度惠及根本,从秦孝公就开始,长达百年,甚至形成新一代军功贵族,一旦没有战争,秦朝百姓岂会答应,新兴贵族岂会答应,南征百越,北征匈奴也许就有这一方面的因素。而且百越战争从主帅任嚣、赵佗继任,历时九年之功平定,也就是秦始皇去世的前210年。

也就是说扶苏上位之后,第一个碰撞的集团就是自己的军功集团,自己和蒙恬交好,也算是军功集团的首脑人物,会不会对自己人下手,去改革这种制度,战时政策和安时政策必定不同,面临着扶苏的第一个大问题凸显出来,而且还是棘手问题。相比于后世的政策,比如汉之后,唐宋时期,动的无非是一些贵族,涉及不到整个国家人民的利益,有些集团没了也就没了。但是扶苏面临的问题不同,南方征百越的五十万大军变成三十万,北方蒙恬手上的三十万,再加上七七八八的维持秩序,驻守中央的军队,少说也会波及到近百万人利益的改革,扶苏是否有这个能力。

不过换个程度思考,商鞅打造的无上君权,也是足够驾驭整个军队首脑,但是拘泥于扶苏个人的性格有没有大义灭亲的气魄,还仍需考虑,一旦自己釜底抽薪,将来还有没有跟自己一起,面对危机又如何。

第二点就是蠢蠢欲动的六国贵族和平民

秉承着出自蛮荒之地的秦朝军民,以高压的封建专制制度,固化秦朝百姓。同时继承着以良民治,必乱至削;以奸民治,必治至强。用吏治民的政策去稳固国家,秦民也算是安稳的百姓。出土的《里耶秦简》记载,始皇时期的平均税赋是十二税一,田租刍稾户赋与汉初的十五税一差别不大,按照传统的思想观念来看,这是一个农民可接受的范围波动。但是却诸侯各国百姓皆愿为秦民,鲁中联的一句“彼秦者,弃礼义而上首功之国也,权使其士,虏使其民。彼即肆然而为帝,过而为政于天下,则连有蹈东海而死耳,吾不忍为之民。”

相比于外部的匈奴百越,更多的是内部的矛盾。六国之民,六国贵族如何解决。在大泽乡起义之前,帝国内部的张良,项梁,刘邦已经开始活动了,必须得同化这些。所以势力反抗的源头更多的集中于关东六国,而不是秦朝本土的关中巴蜀地区。比如原魏国宁陵君魏咎被陈胜旧将周市迎回魏地,是为魏王;原齐国王族田氏同族的田儋自立为齐王;张耳他们立了赵王后裔赵歇为王;燕国则是武臣部将韩广,在解放燕地之后,被拥;项梁在薛地立梦怀王的孙子熊心为怀王,可见各个诸侯野心。

按理说扶苏应该会轻徭薄赋,但是《史记》记载了秦始皇曾用过缓刑罚,薄赋敛,以遂主得众之心,所以这方法并不足以长久,长城不能不修,骊山墓按照扶苏孝顺的性格应该也会继续建造,可能会停止阿房宫的建造,但是这似乎也改变不了什么。六国之民,并不像秦民那样老老实实的,毕竟秦民身上有了专制烙印百年。统一六国,虽然车同轨,书同文,但是要改变整个六国确实需要时间,何况项羽这种有着杀父之仇的混世魔王,岂能安安心心当个秦民;刘邦这种不甘于人下的游侠也不是简单的主;要不说当年项羽分发十八诸侯,让六国贵族各自分裂有着远见,汉朝也不能安稳的生存下去。

总结

扶苏要想维持长久实属不能,或许始皇深知其中,便想让扶苏去军中历练,深知帝国面临的危机。在于内部无法同化的六国贵族,在轻徭薄赋的基础上去解决内部问题,但是扶苏缺少枭雄气势,无法震慑天下,六国人心蠢蠢欲动,倘若苛政又不是一年俩年,而是长久的12年,或许是日积月累的祸患,更多的是看见危机乘机而起的侥幸,扶苏估计是无法改变,或许秦朝再长久一些,但是不会改变什么结局。

猜你喜欢
历史瞬间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