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故事:二姐不嫁有钱人,离家出走嫁穷小子,5年后却开起了公司

03-26 09:04 深夜情感专线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西门马灯

我妈四十五岁那年生下我,上头还有五个姐姐,最小的姐姐都十六岁了。从我懂事的那天起,就觉得起码有六个妈在管教我。我妈这人脾气不好,我爸工作忙,常年不在家。

就为这事我妈时不时地寻我开开心,拿着小棍劈头盖脸打我一顿,自己笑成一朵花。姐姐们则在旁边围观起哄,个个笑得乐不可支。原因是我那上窜下跳,顾头又顾不了腚的傻样子实在是太招笑了。

我小名叫明珠,是不是很俗气,我爸起的,可能是被我妈打傻了,姐姐们平常都喜欢喊我一声傻柱来解气。我妈打完之后立马又板起脸来训斥我那五个姐姐,‘’你们的傻弟弟只能由我来打,若是你们个个手痒难耐,那就去南墙蹭逛蹭逛,再不行将来自个生自个玩,可就是不许你们动傻柱子一根手指头,要是犯了规矩,别怪老娘我翻脸无情。‘’

虽说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耳朵里却听得真真切切,自然就有一副趾高气扬浮上心头。我们家条件很好,村里面去了村支书家能与之抗衡,其他的可以说算是无敌了。

我爸是校长,手也长,要不然家里的八间大瓦房是怎么来的。我那五个姐姐一人分一屋,我偷偷给她们搞了个金木水火土。这事要是被我妈知道了,一顿暴揍在所难免,你想想,光那个水屋和火屋是不是就很可怕,大大的不吉利。

晚上我都跟着我妈睡,可惜她有抽烟的坏毛病,被窝里有一股子烟味,她高兴的时候就喜欢把我拽过来亲一口,那烟味就更浓。我是敢怒不敢言,极力忍着,等她睡了,我溜到大姐的金屋,掀开被窝钻进去,她的被窝可就香粉扑鼻了。可我大姐坏的很,一声不吭捂住我的嘴,然后下手死命掐我。我喊不出声,痛的我直扑腾,等她换气的功夫,我爬起来撒腿就跑。

这一晚上,金木水火土各个屋都转了一遍,去了我二姐不在家,其他的各位姐姐就好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下手一个比一个狠。

可等着我二姐回来了。我这几个姐姐就数她最老实,人又长的美,要不然我爸凭啥能给她起个木芯的好名字。

晚上我掀开她的被窝也犯愁,若是她也不接纳我,我该怎么办呢?你知道当我扑进她怀里的那一刻起,她就轻轻搂住我,叹口气,眼泪簌簌流在我的面颊上。

有一天,村里那家的儿子狗宝流里流气跑俺家里来,指名道姓说看上了你们家的老二,我要娶她做媳妇。我妈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却又不想轻易放过他,就想激他一激,喊他小名,‘’狗宝啊,买一辆车过来娶木芯吧。‘’那狗宝也不含糊,拍着胸脯牛哄哄说,‘’不就是一辆车吗,飞机我也买得起。‘’

那个时候,车要二十多万,买套房都绰绰有余。没几天的功夫,一辆崭新的车停在了我家的大门口。

我妈无话可说,赶紧张罗着嫁闺女。可怜我那二姐整日以泪洗面,虽然那家有的是钱,可他那不成器的儿子怎能让人托付一生。我知道二姐心里有多苦,其实她真心喜欢的是在村里开油坊的小伙张广财。这个人我认识,老实巴交一脸憨厚的样子。有时候我也给他俩送过几回信,算是有功之臣,待遇嘛是两个人都争先恐后给我买好吃的。

张广财心里清楚,他无论如何是斗不过财大气粗的那家人。眼瞅着心上人被人夺走,他唯有唉声叹气,借酒浇愁。

木芯的婚期定在明天,我妈好像嗅到什么风声,这几天看我二姐格外紧,几乎寸步不离。到了晚上,有些神经质的母亲更是不由分说把我二姐锁进屋里不让出来。然后她神情焦虑坐在炕头上抽烟,她从烟盒往外讨烟的功夫,居然掉出一把钥匙。我妈心虚地看我一眼,吓得我赶紧装睡,以躲避我妈那副恶狠狠的目光。

我妈抽完烟就睡了。

这时候,我二姐就在她屋里一遍又一遍吹口哨,声音很小,我可受不了。

实在受不了我就下了炕,二姐在屋里小声喊我,‘’傻柱,傻柱,你过来,姐姐有话要讲!‘’我慢吞吞走过去,她泪眼婆娑哀求着,‘’赶紧想办法放二姐出去啊。‘’

我一副老大不乐意问她,‘’放你出去,是不是就会远走高飞再也看不见了?‘’

二姐急得对天发誓,不会的,我只要躲过明天,后天一大早我一准回来,晚上我还搂着你睡,好吗?

就这句答复我很满意,转身回屋把钥匙从烟盒里面取了出来。我打开房门,见我二姐背着一只包轻手轻脚消失在黑夜里。

我二姐前脚刚走,后脚我就后悔了,我知道接下来这一顿打是无论如何避免不了了。

后来还是我爸爸动用一位狠角色来村里说情,才把那一家的狂躁安抚住。

五年过去了,二姐至今没有音讯,当年和她一起失踪的还有张广财。果真如我二姐所言,狗宝因为打架出了人命,他爹几乎倾家荡产正在积极往外捞人呢。

有一天,邻居家的大婶到俺家来串门,手里提着一桶花生油,我一看还是大厂家生产的。我妈还客气着,你说不年不节的,来就来吧,还送什么礼嘛。那位大婶也是神秘的很,一句话也不说,拉着我妈的手,让她细看油桶上那一行极细小的数字。我妈还疑惑着呢,这不是电话号码吗?有啥稀奇的。

邻居家大婶还是不言声,她用手指点着手机号码后面的人名,真是赫然在目写着销售经理杨木芯。二姐不嫁有钱人,离家出走嫁穷小子,5年后却开起了公司。

我母亲先是一副错愕的眼神儿,然后摇了摇头,叹口气说,同名同姓的丫头多了去,怎么可能是我闺女呢?

邻居大婶站在旁边怂恿,你就不会打电话试试,你不会连你闺女的声音都忘了?还有啊,我在莱阳的亲戚告诉我说,他们当地有一家大型企业,总经理叫张广财,你看看,这些事若是连在一起是不是就有些不太寻常了。

我妈这时候可就哭天抹泪瘫坐一旁,喊着我的乳名顿足道,“傻柱啊,赶紧给你二姐打电话,就说妈妈想她呀,让她赶紧回家……”(作品名:《温暖半江水》,作者:西门马灯。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猜你喜欢
这家伙好懒,什么都不留下!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