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听其商贾往来,与边民交市”,胡商来华对唐朝经济发展有何作用

03-26 09:04 历史瞬间

文:文史大学家

“胡商来华”是唐朝时期一种特色的社会现象,是唐朝兼容并包海纳百川的最好的诠释也是唐朝的在世界上的地位的体现。唐朝的繁荣昌盛,唐人的积极乐观,好交结朋友在世界上也是出名的,在许多文学作品中也体现了唐朝的独特的魅力所以才吸引了众多的胡人来华领略唐朝的美。

胡人来华也间接促进民族文化交融增进民族认同感,促进世界的文化交流,在后世的人对于唐朝的评价当中,唐皇帝的乐观积极博大的胸襟也是唐皇帝中的胡人血统最好体现。一、在唐朝时期的文学作品中,“胡商”具有旺盛生命力的商业文化精神,表现出唐朝社会价值观念的转变和对异质文明的美化建构

唐朝“胡商”四海冒险,重利轻身,为了寻求宝物来赚取巨大的利润,他们常年在外,四处寻宝,没有固定的的居所,就算身入危险的地方也在所不惜。

在敦煌莫高窟壁画中可以看到一幅唐代的《商人遇盗图》,只见画中人穿着长衣服,眼睛很深,鼻子很高,头发微卷,胡须浓密的胡商牵着满载货物的毛驴在山间行走,突然遇到强盗手里拿着大刀,商人十分害怕,纷纷把货物放到一边,跪地求饶,这幅图画反映了唐代陆地丝绸之路上的危险。

而在小说领域也有胡人的身影,唐传奇创作之初,唐人热衷于收集整理民间流传的奇闻异事,而来自遥远异域的胡商给唐人提供了无限想象的空间,传奇小说刚刚兴起之初就经常把神秘的胡商和价值连城的宝物结合起来,二者之间的故事经常出现在唐人的小说当中。

这是由于第一内容神秘,虚构的但是情节跌宕起伏,另一方面小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唐朝人民的民族自信,故事中经常出现哪里有很多的珍宝,胡人历尽艰险去得到,但是在唐人眼里却是生活中普普通通的东西。

在“胡商”面前,唐人有一种民族优越民族自信心,在小说中出现的外邦各国进贡的诸多宝物的情节,更是是唐朝强盛国力与声威下各邦国或臣服或交好的体现。在夸赞胡人超凡识宝能力的背后,强烈的民族自豪和文化自信才是唐人要表现的地方。

“胡商”的形象在小说中的书写,体现了唐朝社会价值观念的转变和对异质文明的美化建构。使传奇小说中的“商胡”拥有了重德重义、知恩图报、乐善好施等美好品德,构建了一批在经营能力和商业道德上被美化了的“儒商”形象。

在小说中这些“胡商”虽为逐利来到唐土,但是仍然抱有一颗心怀家国大义的心。传奇中的“商胡”形象是唐代文人在儒家“以德统美”的传统义利观念下对商人形象的理想化建构。通过形象的书写,这些“胡商”代表着具有旺盛生命力的商业文化精神。

唐代诗文对“胡商”内在品性的书写、内在性情的解读,融入了唐人对“胡商”的情感体验,超凡识宝能力的夸饰和“以德统商”精神的美化赋予了“胡商”更为丰富的人格魅力,使“胡商”的形象更加饱满立体。“若听其商贾往来,与边民交市,则可矣,倘以宾客遇之,非中国之利也。”

但是在是安史之乱后,唐朝政权不断被削弱,嘲讽与鄙夷“胡商”的诗作明显增多。这种“只可贸易不可结交”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诗歌的思想倾向。

唐人对“胡商”形象书写态度的不同,其内质是跨民族文化属性差异的反映。唐朝虽认同并接受异质文化,但华夏文明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包容中仍存在种族界限的潜流。

唐代文人在面对“胡商”的殊异文化属性时,或表现出惊叹、认同、美化的态度,或表现为嘲讽、排斥、抵制、丑化的态度,正是两种文化在差异、矛盾、对立、融合之中的正常反应。

事实上,政治的抑制与人为的干涉无法阻挡文化的融合潮流,唐代开放多元的文化体系包容了各民族文化的迁徙与互鉴,经过不断的消解与改造,任何异质文化终将被海纳百川的唐文化所融会贯通。二、“胡商”的经商活动是唐朝文化交流的一种体现,唐朝统治者与周边国家的友好关系,促进了各族人民之间的共同发展

“胡商”的生活反映了异质文化与华夏文明碰撞交流而终归吸纳融合的和谐图景。唐朝政权实行全面开放,淡化夷夏之防,鼓励“胡商”进行经商活动。“胡商离别下扬州,忆上西陵故驿楼”——杜甫《解闷十二首》

杜甫所结识的这位胡商即将远赴扬州,杜甫在他临行时特意前去道别,说明两人交往密切、感情深厚。唐代传奇小说中时有“胡商”在唐生活数十年,临终前将自己的宝物或后事托付给值得信赖的唐人,虽是是艺术创作却也源确实来自于日常胡汉友好相处的事实。

唐朝社会对于“胡商”给予了很高的认可度,一些家产丰厚富裕的的胡人甚至可以参与政治,文化融合跨越了种族世系,民族异己心理逐渐消退,胡汉人民和谐相处,异质文化与华夏文明相融共洽。

胡人经常通过陆上丝绸之路来华,唐代关禁开放,西域诸族胡商通过丝路东进,敦煌、长安各地来到中国,在唐人洞窟的壁画中时常可见牵着或骑着载满货物的马匹或骆驼的胡人陶俑,体现和代表着由丝绸之路入华的胡商及其交易活动,这些陶俑间接表明或象征是“胡商形象”。

唐代对内虽然推行重农抑商政策,严禁汉人从事商业贸易,但是却鼓励胡人来华贸易,这些胡人来华所走过的路经过的国家,使得周边国家及海外各国纷纷与唐朝建立了政治友好关系,促进了中国与各族人民的友好往来和共同发展。确立了政治友好关系,使得中国与各族人民的友好往来和共同发展。三、唐朝的“胡商”与“胡气”使中原汉文化更加丰富,开拓了更加多元化的民族文化,同时也促进了世界文明的进步

“胡气”一是由于唐代皇帝本身具有“胡人”血脉,唐高祖李渊的母母亲是北周鲜卑大将独孤信的女儿,而李世民的母出身于北周皇族窦氏家族,而高宗李治母是长孙氏也就是没有改姓之前的拓拔氏,都是鲜卑人。“李唐皇室之女系母统杂有胡族血胤,世所共知。”

二是指唐代帝王视野开阔,胸襟豁达,敢于吸取异族的文化的,这样的宏大气魄这样的文化胸怀使以往朝代所没有的也是唐以后的朝代所不能及的。

李唐一族之所以能兴盛,大概就是塞外野蛮精悍民族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身躯创造出新的灿烂的文化的最真实的写照。

唐代,异国的风情,文化,物品慢慢的进入中原地区,使汉文化加入了神秘的感觉,这种真实存在而又遥不可及令人难以捉摸,这样的环境给予唐人很多创作的机会,再加上胡人来华好处多多的事实与儒家“以德统美”思想融入文学创作的实践,多方合力作用下的唐代文学作品出现了不同以往的立体生动而层次丰富的“胡商”形象。

唐人对“胡商”独特体貌特征的诗意渲染、超凡能力的奇异幻想和理想品德的美化建构,都体现了对“自我”文化的认同需求,蕴含了以华夏文明为中心的强势话语态度和深厚的民族自信。

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总是一个曲折发展的过程,面对异质文化的侵入,本族文化的固守与对异质文化的接受在差异—矛盾—对立—融合中不断优化磨合并做出适应性的调整。所以,对于一些人为抑制的文学书写也需要客观分析,要认识到其宥于政治立场和民族观念而存在的局限性。

任何先进的文化都需要不断吸纳外来文化、补充新鲜血液,才能具有源源不断的生机和活力。“丝绸之路”的开拓为华夏文明提供了更加多元的民族文化,也为世界文明的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结语:胡人来华促进了文化交流的同时,也让中国人了解了外面的世界,让中国人开辟视野这是一件好事,而且胡商还将中国的丝绸瓷器等商品销往海外,促进了世界文化交流,同时也促进了唐朝的经济繁盛,更有利于唐朝的世界地位的提高。

参考历史文献:

《资治通鉴》

《新唐书》

猜你喜欢
历史瞬间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