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兰亭集会背后的历史渊源和表现出的东晋文人心理

03-26 09:16 历史瞬间

导语:东晋是三国结束后司马氏建立的晋王朝的延续,历史将少数民族内迁中原产生"五胡乱华"局面和皇室的"八王之乱"导致西晋灭亡、司马氏后裔司马睿再建东晋作为划分两晋的历史节点,并以东西之称区别之。相比于西晋,东晋的统治局限于江南的半壁河山,政治上的混乱让思想界得到一定的活动空间。而兰亭集会这一事件的发生也与这些社会现实紧密相关,从这场集会中,结合社会现实,我们也可以推测出当时人的心理特征。

由小而见大是历史教会我们的一种看问题的眼光。将这种眼光放在北宋时期的一篇由重修岳阳楼这件小事而诞生的千古名篇《岳阳楼记》上,同样耐人寻味。将《兰亭集序》和《岳阳楼记》这两篇响彻古今的篇章拿出来放在一起,它们的作者——王羲之与范仲淹,一个是东晋士人名流,一个是北宋才子官人,所反映出来的两种世界观是大相径庭的。而从中我们也能够回溯两个时代人们对于社会现实的种种思考与见解。兰亭集会的背后:风俗与社会现实的联系

关于集会的时间、地点和发生的事件,《兰亭集序》中说得很清楚:"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永和九年,即公元353年,永和是当时的皇帝晋穆帝的年号,集会具体一点的时间大概是这一年春天的一个中午或者下午;而"会稽山阴"不要理解为"会稽山的南面",而是指会稽郡的一个叫做山阴的县城。

兰亭集会

文章中讲到的"修禊事",是东晋以前就有的一个传统。在每年的三月巳日人们外出游玩野餐集会,意在迎接春天和驱散邪气秽物,而到了三国未以后将改日定为三月初三。"巳日"是将十天干和十二地支组合而成的一种纪日法中的一天,共有五。

这样的日子出去游玩的,还有《论语》中记叙的:"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从三言两语中就可以让读者在脑海里浮现一幅春意盎然、人们游玩嬉乐的美好图画。虽然从《兰亭集序》的开篇也可以起到同样的效果,但是其中蕴含的思想情感却是大为不同的。

《论语》:"暮春者,春服既成"

从兰亭集会的现场状况来看,相约于这里的人大多数是当时的上流社会人士或者民间享有名气的士人等,比如作为前辈的王羲之、当时的名臣谢安、诗人孙绰,作为后辈出场的王氏子弟(王凝之、王肃之、王徽之等)。他们在鸟语花香、姹紫嫣红的自然景色里吟诗作对、曲水流觞,赏景踏春,谈论人生。如果只从这次集会本省来看,它无疑是一次浪漫美好的踏春游行,令今人也不禁神往。

但是历史告诉我们,要想研读一个人的作品,就必须联系实际。西晋容忍胡人移居中原,却不对其采取相应的管制与教化,对于汉人与胡人之间的矛盾隔阂视而不见,为后来的"五胡乱华"埋下了祸根;而后国家内部出现分化,诸侯造反,长达十六年的"八王之乱"耗尽了西晋的国力,后西晋末代皇帝被俘,西晋遂亡。

西晋"五胡乱华"

东晋虽然说是亡晋的继承者,但实际上它只是晋司马氏后裔在江南一隅建立的一个小王朝。西晋残留下来的皇家成员及名门望族流落江南,并且与江南本地的固有大氏族形成东晋王朝的统治阶级,这也就导致东晋本身的统治根基的不稳定性。因为地域和文化上的差异,也更因为南迁的贵族们先入为主的行为,他们与本地人一直或明或暗地排挤对方,原有氏族的反抗也直接使得东晋的统治受到冲击和动摇。

地图上的东晋

可以看到,东晋的统治大权很大一部分是由南迁护着当地的门阀氏族所掌握,他们之间相互争斗的现象在当时是很常见的。门阀氏族权力过大,朝廷无力与之对抗,它本身也需要门阀之间的平衡关系来维系统治,当时的世家子弟可以不受皇权的压迫,自由生活,士人的活跃程度也很高,所以像兰亭集会这样的事情才能够顺畅地举行。东晋时期的社会现实与文人心理

前面已经提及到,东晋本身的统治阶级构成是不稳定的,而且当时的政治仍然延续了西晋的颓靡和腐朽,统治者大都安于享乐,一事无成,或者心有余而力不足。面对这样难堪的社会现状,东晋文坛上出现了消极出世、情感低沉和逃避现实的文学创作风气,老庄玄理也备受文人们推崇。

王巍先生说:"异族入侵,半壁江山沦入敌手,晋末文人弃家别土、苍黄南奔之际,西晋文人才真正体会到国破家亡的悲痛。"这样的现实状况对于文人们是一种极大的打击,所谓的魏晋清谈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产生的。

魏晋清谈

但是在东晋建立之初,又使得文人们看到希望。在百废待兴的状况下,文人们怀揣着"中兴"晋王室的心态,关注新国家的发展,积极投身于政治。在这样的心理引导下,这个时期的文人所创作出来的作品大多数都紧密联系国事与社会现实,仍然带有儒家积极入仕的思想观念的色彩,虽然此时已经有了道家追求超然淡泊的心理出现,但是还不是当时的主流。

而兰亭集会时,晋王室南迁已有30多年,原有的政治弊病凸显,新出现的政治格局也加剧了朝廷的压力,境外形式也不容乐观,消极的心态早已占据了大半个仕坛和文坛,儒家的价值观已经难以落脚。作为当时的文化名流、有着一定官衔的王羲之,邀请了政坛、文坛上一群名人们来此聚会,仅仅是出于游玩的心态吗?

王羲之

我认为不是的,应该还有更加深层次的含义。纪连海提出:"兰亭序集会真正目的是一场关于权力斗争的集会。"这样的说法是将这次聚会放在了当时的社会现实环境中而提出的。就在兰亭聚会的前一年,也就是永和八年,殷浩以"区区吴越经纬天下十分之九",大费周章地动员了一场为了"兴复晋室,还于旧都"的北伐军事活动,但是基本上以失败告终,直接导致"军破于外,资竭于内"的不堪境地。

殷浩北伐

也有人说,兰亭集会其实只是王羲之为了安慰好友谢安而举办的一场宴会,因为他的妻子刘氏正是这一年病逝;也有人认为,这样一场几乎集聚了当时所以名流的聚会是暗藏着关于军方的密谋的。不管是哪种猜想,都可以找到相关的史实推证,不过在未找到确凿证据之前,兰亭集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仍然不能妄下定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样一场聚会有着它的深刻意义。

王羲之在《兰亭集序》中强调了他的生死观,"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等,从中体现出王羲之在当时道家思想兴盛、追求羽化登仙的社会风气中,仍然认为生命是有长短之分的,说明他并不完全认可道家长生不死的假设和放浪形骸的生活方式。

而且在当时文坛上出现的那种虚无缥缈的风格之下,王羲之能够在山水游乐之中,写出一篇联系生活实际、发自肺腑的感人篇章,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从中我们看出王羲之所关注的点其实是生活实际,颇有屈原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岳阳楼记》所反映的入世思想

与《兰亭集序》令人捉摸不透的表达方式不同,《岳阳楼记》直接以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大义凛然之言表明了范文正公那种悲天悯人、心系天下的情怀,因为《岳阳楼记》,岳阳楼才得以享有如此之高的知名度。

书法作品:《岳阳楼记》

庆历四年的春天,范仲淹的朋友被贬至巴陵郡作太守,在他这位朋友的英明领导下,这个地方呈现出"百废俱兴"的状况,所以才会有其他心思关注一座略显古旧的楼阁,也就是岳阳楼。范仲淹出于朋友情谊,应该也有内心对于朋友治理有方的欣赏之意,所以他才肯提笔挥就了这篇使岳阳楼名声大噪的《岳阳楼记》。

通过推究可以认为,这篇记的主要目的在于劝勉朋友,毕竟哪有大老远跑到人家被贬之地写一篇文章夸耀自己海阔天空的志向的道理。不过,从文章的内容上也体现了范仲淹本人的思想,其中心就是儒家历来宣扬的"修、齐、治、平"的人生四大理想。

北宋初年,重文轻武的总方针还未形成后来"冗官、冗兵、冗费"的局面,社会安定,经济发展向好。而文化上也兴起了一种在安于享乐环境下催生的轻浮、巧伪之风,范仲淹作为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先锋,强调了继承历史上进步的文学传统,指出文章不应该一味追求辞藻的堆砌和抒发矫揉造作的思想情感,而应该是联系社会实际,阐明民为邦本的重要性。

北宋文官

《岳阳楼记》就是他阐发这种思想的典范。文章中提出了作为士大夫应该要切身履行的立身行一的准则,人应该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要时刻关注天下的安乐,不能单只追求个人的享乐。

岳阳楼

其实这个时期,范仲淹的庆历新政已经失败,而他本人也贬谪至邓州。在这样的现实之下,他仍然能够写出像《岳阳楼记》这样的篇章,阐发远大的理想,劝勉他人继续努力前行,同时也暗含着对于自我的鼓励,希望自己不忘初心,哪怕官场上背了黑锅,被贬在外,仍然要心忧国事。即使是在今天的社会里,又有几个人能有范仲淹那样豁达崇高的心态呢?

范仲淹王羲之与范仲淹的人生观比较

讲到这个地方,我想我们已经明白,王羲之在《兰亭集序》中所表现出的是一种关于人生态度的看法,并且不盲从当时兴盛的老庄玄理,而范仲淹同样是通过一篇《岳阳楼记》,展现了他个人的人生理想和价值观念。

需要注意到的是,在不同社会背景下的文人的思想肯定会有所不同。比如王羲之虽然并不推崇消极避世的观念,但是儒家积极入仕的思想在他心目当中已经不是第一位的了。因为东晋实际上是流亡政权,统治阶级都没有斗志或者能力,更不用说其他社会成员。那么。王羲之的人生观念是什么呢?从《兰亭集序》中看,应该是一种追求真实、品味美好、同时不计较得失的一种乐观豁达之心。

《兰亭集序》

与王羲之相比,范仲淹的人生观就"太好懂"了。那就是儒家文化里心怀天下,心有祖国和人民的修身济世心态,但也正如前面讲到的那样,范仲淹最令人佩服的地方在于他那种激流勇进、矢志不渝的精神。

结束语:历史的足迹是无处不在的,就像《兰亭集序》和《岳阳楼记》这两篇文章一样,透过它们,能够发掘出许多关于当时社会状况和当时人们对于那个时代的看法,从而使我们得出更为正确与客观的结论。由小见大,由近及远,穿越千年的时光,再现文化名流的风貌,也许只需要简单的几句文字。

这两篇千古名篇,能让两个不同时代的人相遇,能让今天的我们再次回到当年曲水流觞的春日兰亭,能让我们看见昔日一位身在异地但心忧人民的文人骚客伫立在洞庭湖旁的楼阁。文化的流传,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历史的补充,也通过文字传达出古人独到的见解和人生观念。

参考文献

王羲之《兰亭集序》

范仲淹《岳阳楼记》

刘义庆《世说新语》

《中国文学史》

《宋史》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猜你喜欢
历史瞬间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