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锦衣之下》番外二十三:今夏隔空思念,陆绎忆起年少时光

03-26 10:27 天辉-娱乐频道

白天今夏诚恳当值,夜里隔空思念。在陆绎离开的这些日子,今夏每天夜里睹物思人,今晚也不例外,手握着陆绎送的手绳,那手绳陆绎视之如命。今夏倍感珍惜,也倍感思念。

今夏坐在窗台旁,望着窗外的月光。在心里默念道:“大人,今晚的月光很美,像你眉目一样的美,你那里也有这么美的月光吗?如果有,你会看吗,在看月光时有没有想我呢。你现在怎么样了,在福州可还适应,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和我一起尝这月光呢?”

握着手绳,带着期待而入眠。次日醒来,手绳还我在手上。过了一夜,相聚的日子便早了一天,今夏在陆绎离开的日子里总是患得患失。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相聚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每天都带着这份期待睡去醒来。

福州锦衣卫训练营。

从初选到训练已有些时日了,陆绎异常的想念他的今夏,在营帐中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便起身到外面走走。月光下有两名锦衣卫参选员在下棋,无拘无束的谈天说地,看见此景,陆绎想起了年少时的自己,在成为锦衣卫前,他也有一个可以随意交心,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只可惜锦衣卫的选拔太残酷,要想成为御前锦衣卫的最后一关,就要断情绝爱,杀同袍。他最好的兄弟阿德就死于锦衣卫选拔的最后一关,死于那场同袍的战争中。

陆绎走到他们身边问道:“为什么想成为锦衣卫?”

那两人看见是陆绎有些惊慌,叫了声大人欲离去。

陆绎道了声:“现在不是训练时间,不必拘束。”

叫张凡的那个少年说:“我觉得锦衣卫威风,只听命于皇上,还有那飞鱼服,穿在身上都觉得倍有成就感。”

陆绎笑了笑,在心里感叹到:到底是少年啊。

叫李方的那个人说:“我爹老想我考文官,可我觉得文官太死板了,就想当锦衣卫。”

陆绎问道:“那你为何不去当将军呢,锦衣卫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大人,其实我对查案更感兴趣,所以就想当锦衣卫,曾看过很多人枉死,想有朝一日,我若成为锦衣卫,希望能减少一些枉死的人,还那些死得不明不白之人一个公道。”

从他的身上似乎看到了年少的自己,陆绎微微苦笑。

张凡问道:“大人,听说锦衣的选拔最后一关很残酷,真的要杀自己的同袍吗?。”

“怎么,怕了。”

“倒不是怕,只是不忍心杀自己同袍。”

陆绎听了沉默不语,谁又忍心杀自己的同袍呢,只是皇命不能违。

李方问道:“大人,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陆绎回过神来答道:“什么问题。”

“您当锦衣卫的初衷是什么?”

“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要忙。”陆绎起身离去。

回想起自己当锦衣卫的初衷,因为目睹娘亲为保护自己而被刺客杀死,自己当时年幼,手无缚鸡之力。又误会父亲不愿意帮娘亲报仇,所以娘亲的仇只能自己报,要想报仇,就得让自己变得强大,成为锦衣卫是最好的途径,一来能取得皇上的信任,二来暗中调查那些杀了母亲的刺客是谁派来的。日后好报仇雪恨。

他只是没有想到他最好的兄弟阿德,在那场战争中不幸中箭身亡。成为锦衣卫后的这些年他一直为阿德的死伤心难过,也一直在怀念阿德,所以一直把那把刻有“德”字的绣春刀带在身边,留一个念想。

那段年少时光,亲眼目睹母亲和阿德的惨死,几乎每晚都睡得不安宁,使他的心也冷若冰霜。他也曾厌恶锦衣卫的残酷,但他已经选择了,没有退路,只能艰难前行。

在阿德死的那个夜里,他的手沾满了同袍的鲜血,那些血不仅沾满了他的手,更沾满了他的心。来到河边坐了一个晚上,坐在河边上,手上的血是洗掉了,但心里沾的血如烙印般地烙在了他的心上。陪着他的心一起跳动,直至停止。

猜你喜欢
关注国内外娱乐圈动态,八卦新闻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