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新冠肺炎之外,韩国26万人染了另一种“病毒”

03-26 13:23 环球新媒体

新冠疫情缓和的韩国,最近却有26万人染了另一种“病毒”。

资料图,新华社供图

这其实是一起网络性犯罪案件,但这起案件实在太触目惊心了。随着主犯赵主彬的信息被公示,案件细节逐渐清晰起来。自2018年开始,身为大学生的赵主彬等人,在一款通讯软件上设置聊天室,通过上传情色视频来牟利。这些聊天室被称为“N号房”。

他们在社交软件上搜索上传过性感照片的年轻女性,谎称自己是警察而对方已经涉嫌发布情色图片,予以恐吓,或者以招聘兼职模特为名,哄骗这些年轻女性继续上传裸体照或不雅视频,并供聊天室内成员付费观看。随着他们掌握的“把柄”越来越多,这些女性被要求拍摄更为变态的情色视频,甚至直播被强奸、被虐待。

这起案件令人震惊之处很多。首先是犯罪手段之恶劣。这些女性受到的虐待,很多让人难以启齿,有些已经践踏人伦。截至目前,警方已经发现74名女性受害者,包括16名未成年人。这些情色聊天室还设有专门的“女童房”,其侵害对象中甚至包括婴儿。

让人惊讶的是,主嫌犯赵主彬只有25岁,其他发起人中还有高中生。他们诱骗女性的套路之娴熟,实施性虐待手段之变态,对情色商业模式建构之顺畅,都有着超越年龄的老到。赵主彬在犯罪的同时,竟还在公益机构充当志愿者,这看上去特别像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中大反派“李载京”的做派。赵主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掩盖身份还是自我救赎呢?在被捕后他曾试图自杀,还称感谢警察帮助他停止这恶魔般的生活。他的良心或许得到了“安慰”,可是那些受害者的心理该如何去抚慰呢?

这起网络大型性犯罪参与人数之多,也是震动韩国社会的重要原因。根据警方的数据,共有26万人通过“N号房”观看了这些性犯罪视频或照片。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韩国总人口约为5100万,这相当于约每200个人中就有一个人看过,也有人说,你在韩国路上看见了多少出租车,就有多少人看过N号房。而如果考虑到登陆N号房的人几乎都是男性,那么在男性人口中的比例还要翻倍。

这样的比例,意味着或许你身边温文尔雅的上司,阳光开朗的同事,和蔼可亲的保安,他们可能都曾目睹了一场场针对女性的性犯罪,却没有发出“哨声”。当然这样说可能过于绝对,有消息称有一个男性在N号房建立之初发现其中的犯罪行为,而向警察报告,但警方当时并没有采取措施。见此状况,后来这名男子也加入了犯罪当中,还成了某一个聊天室的房主。

这种大型集体犯罪围观,堪称社会学史上蔚为“壮观”的案例。为什么在人均GDP超过3万美元,被视为东亚发展样板的韩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有人将其归结为传统文化的负面影响,我觉得并没有触及到本质。因为在非儒家文化圈,一样有针对女性的歧视和性犯罪,只是形式有所不同而已。

每一起重大社会事件,往往都是多种合力共同作用的结果。拨开层层迷雾,这起事件更像是韩国社会对于娱乐圈乱象的一次“模仿秀”。很多人都不陌生,韩国娱乐圈在输出优秀影视作品的同时,一边也成为性丑闻的高发地带。即使和其他国家的娱乐圈相比,韩国在这方面也是显得特别突出。有人总结了韩国娱乐圈近年来九大性丑闻。这些事件往往牵涉范围很广,手段很恶劣,激起的民愤特别大。但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特点,就是这些事件最终往往都能被人摆平,或者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以极为轰动的新人演员张紫妍自杀事件为例,据说她在死前留下了50多封遗书,230页的秘密资料详细记录了她曾被迫为财团负责人、演艺圈及媒体高管提供陪睡服务的线索。但这样一起惊天大案,竟然拖了十年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2019年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曾信心满满下令彻查,结果仅仅两个月后,韩国检方就称无法重启调查,此案至今扑朔迷离。

在韩国靓丽的经济成就之下,是扭曲的社会结构,整个社会的经济命脉掌握在几大财阀手中。娱乐圈的丑闻,往往背后能看到财阀的影子。幕后真正的驱动力量得不到法律严惩,使得性丑闻成为韩国娱乐圈久治不愈的顽症。

当娱乐圈的不良行为,反复传导到社会大众层面时,就成为极其恶劣的示范,甚至社会偷拍成风。这次N号房事件中一些细节,仿佛是缩微版的“财阀操控”。比如只要参与者花足够的价钱购买高级会员,就可以指挥性侵犯现场的行为,还可以按照他们的心意,在女性身上刻上“奴隶”字样。

和很多此类事件一样,韩国民众发起了大型请愿活动,要求公布这26万人的详细资料。其实我们不难想象,他们很多可能是些社会底层。文在寅总统的严查令能不能奏效,我们不妨拭目以待。但比公示这26万人资料更为根本的,或许是找到压抑和变态的社会根源。

每个人的苦难,都是全人类的苦难。一边是新兴宗教泛滥,一边是大量国民沉浸于性侵害而麻木不仁,韩国社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即使近为友邻,我们一时也无法帮助韩国开出什么药方。但看完韩国的故事,我仿佛感到后怕也感到警惕,只是欲说已无言。

延伸阅读韩国“N号房事件”引发民众公愤,韩警方将披露一嫌犯身份

韩国首尔地方警察厅24日举行会议,决定于25日8时公开涉嫌散播性虐视频的“博士房”群主赵主彬(音)的个人信息。

这将是韩国首次引用《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规定,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的案例。“N号房事件”,指犯罪嫌疑人利用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开设多个聊天室,共享非法拍摄的性虐待视频和照片。据警方掌握的情况,至少有74名女性受害者,包括16名未成年人。警方已追查到124名涉案人员,17名嫌犯已被捕。

此前消息韩国“N号房事件”引发民众公愤文在寅:严惩不贷

韩国近日曝出网络性犯罪的“N号房事件”,引发公众强烈愤慨。韩国总统文在寅23日表示,已指示警方彻查案件,让所有加害者得到应有的惩罚。

文在寅承诺,政府将删除所有涉案视频,并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医疗等所需支援。他还指示,警方应认识到此案的严重性,对涉案人员进行彻底调查,对加害人严惩不贷。如有必要,警察厅组建特别专项调查组,政府也要制定杜绝网络性犯罪的根本对策。

所谓韩国“N号房事件”,是指犯罪嫌疑人利用即时通信软件Telegram,开设多个聊天室,共享非法拍摄的性剥削视频和照片,聊天室大都以数字编号命名,只有付费成为会员才能观看。根据警方掌握的情况,至少有74名女性受害者,其中还包括16名未成年人。目前警方已追查到124名涉案人员,其中主犯赵某与其他1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拘捕。

相关事件曝光后立即引发韩国民众公愤,截至记者发稿时,在青瓦台问政平台“国民请愿”上相关请愿人数已突破300万,创下请愿人数之最。请愿者希望严惩加害者的同时,还希望政府公开犯罪嫌疑人个人身份及照片。

据悉,首尔警方将牵头组建一个7人委员会,并于24日举行会议决定是否公开赵姓嫌犯信息。

猜你喜欢
环球新媒体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