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爱情剧请注意!依赖“甜宠”只会失宠

02-14 天辉-娱乐频道

连续三天登顶德塔文电视剧景气指数排行榜,连续五天收视率破2,单日播放量2.18亿,网络累计播放量破20亿……《下一站是幸福》这部典型的生活类女性向电视剧很火,毋庸置疑。

“甜”,是《下一站是幸福》的一大标签。但甜剧很多,不是每一部都能获得让视频网站服务器崩溃的流量,也不是每一部剧都能在现在这个剧宣纷纷选择低调行事的特殊时期,依旧做到更新日连上三个自然热搜。如此大的讨论度,足以说明《下一站是幸福》的火爆不全依赖“甜宠”。

那么,究竟如何才能如《下一站是幸福》等剧集一样,聚焦老生常谈的爱情,却能最大限度地吸引女性受众呢?

放大格局,跳出“甜宠”桎梏

与《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奈何BOSS要娶我》等出名但不够出圈的甜宠剧相比,《下一站是幸福》的优势在于,“甜宠”是它的一大看点,但非核心,它从根源上来说是一部生活剧,有着更广的受众。

《下一站是幸福》主线讲述的是32岁的大龄白领贺繁星与小十岁的还未毕业的实习生元宋的恋爱故事。如若遵循之前常见的甜宠模式,只需放大帅哥元宋追求和宠溺贺繁星的过程即可。

但这部剧在前四集就走完了暧昧、告白、初吻、“全垒打”的一整套流程,用更多的篇幅来展现这对情侣在确认关系之后的拉扯:世俗不接受姐弟恋怎么办?年龄差导致的价值观差异要如何磨合?面对更合适的恋爱对象该如何抉择?

简单来说,《下一站是幸福》讲的不是童话,而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之后的生活故事。在“甜”之余,还引发了观众对于姐弟恋可行性的思考:

同时,《下一站是幸福》中贺灿阳与菜瓜的师生恋和丛笑与常欢的办公室恋情这两条支线也同样具备独立的看点,多线并行的手法与2016年的爆款剧《欢乐颂》有些类似——不仅要写爱情,还要透过爱情写社会问题。

在《下一站是幸福》中,观众可以看到女性在职场上常面临的实际问题:

也能跳脱父权社会的常见逻辑谈婚姻:

不论观点是否具备绝对正确性,至少结合了生活中的常见话题引起女性共鸣,同时也能给处在迷茫之中的观众提供另一种思路。

但《欢乐颂》的野心更大,塑造了富家女曲筱绡、女强人安迪、原生家庭不够好的“捞女”樊胜美、各方面都比较平庸的“小妞”式人物邱莹莹和乖乖女关雎尔这样五个社会中极具代表性的人物,有着更大故事体量。《欢乐颂》作为一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放大了生活中的残酷面,比《下一站是幸福》更尖锐,自然也引起了更多的讨论。

人们常说甜宠剧抓住了女性观众的“少女心”,的确,如果一部剧够甜,自然可以吸引大量嗜甜的女性受众。但女性受众所拥有的不仅是“少女心”,她们同样关注职场、社会、伦理等话题。如若创作者可以跳出“爱情=甜宠”的思维定式,将格局再放大一些,或许能在吸引甜宠剧爱好者的基础上,收获更多的女性受众。

重视男性角色设定

几天前,#贺繁星人设#登上微博热搜。因为提出秘密恋爱、三个月后甩掉元宋、分手后迅速与男二在一起等举动,宋茜饰演的贺繁星被不少网友吐槽。在常规观念里,主角人设被吐槽似乎是一件很严峻的事情,但观察之后不难发现,《下一站是幸福》的观众陷入了“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追剧”的境况,反倒给剧集增添了讨论度。

通俗来讲,女性既是八卦的当事人,也是八卦的传播者。不论是代入女主、吐槽女主或是心疼男主,这种种激烈的情绪都有助于增添她们的参与感,从而加强观众黏性。

可相反,如果这类剧集中的男性角色与大众的三观不符,或是出现了人设崩塌等状况,极易导致女性观众弃剧——许多人看这类爱情剧的初衷就是为了消遣,真实生活已充斥着烦心事儿,为何还要在虚拟的故事中受气?

同时,“无趣”也是女性向剧集中,男性角色的一大忌。

姐弟恋剧集中,男主角通常都是较为主动的那一方,但《下一站是幸福》里的元宋不仅是会撩的小帅哥,同时还有着小孩子的一面,会委屈,会抱头痛哭,可以激发观众的母性。

男二叶鹿鸣不仅是刻板印象里的霸道总裁,同时又很自恋,承担了不少喜剧元素,不只是推动男女主恋爱的“工具人”。

《亲爱的热爱的》里的韩商言是电竞传奇,但前有《微微一笑很倾城》,雷同的人设很难再翻出什么花儿。于是编剧转换了思路,韩商言在电竞和管理方面有着过人的能力,但在爱情领域时常笨手笨脚,具备反差萌。

《何以笙箫默》里的何以琛也经历过热情到冷漠再到柔情的转变,性格变化也牵动了观众的心。

细数这近几年真正大爆的女性向剧集,男主角的人设从来都不只有一个扁平的标签。

男性角色也可以是“渣男”,但前提是必须“渣”得有魅力。比如台剧《我可能不会爱你》中丁立威,虽有过出轨前科,但他同样是恋爱高手,让观众与女主角一样陷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怪圈之中,与女主感同身受。

就像男频剧中女主容易成为摆设一样,许多女性向剧集中的男主常被忽视,这是创作者的一大误区。相反,这类剧集更应重视男性角色的塑造,须有独特的人格魅力。

之所以有“现男友”而没有太多“紫女友”之说,是因为鲜少有女性观众会将自己代入男性角色,她们大多站在女性角色阵营审视男性,又或者游离在人物之外,以旁观者的身份点评男女角色的关系。

不论是何种情况,男性角色都是女性观众观察的对象,创作者吸引女性受众,应像男性角色吸引女性角色一样,魅力必不可少。过于平淡无聊或是令人讨厌的角色,都容易让女性观众丧失对剧集的兴趣,中途弃剧。

合适的选角

“爆剧不爆人”的说法一度很流行,指的是剧“爆了”,但对演员加持不大。可事实上,这种说法算是一个伪命题。一个演员的火爆,指的是粉丝增多,各平台讨论量大。如果一部剧足够火爆,观众在看剧之余难免会去讨论角色背后的演员的演技及演员之前的作品、本人的性格等,又怎么会出现剧集火了,演员无人问津的情况呢?

去年夏天的《亲爱的热爱的》播出期间,李现的微博涨粉近一千万;《下一站是幸福》开播以后,主角宋茜、宋威龙,配角王耀庆、张雨剑齐刷刷登上了德塔文艺人上升能量榜前十。

真正优秀的剧集,对于演员的加成一定是不容忽视的。同样的,“神仙”选角也能反向推动剧集的收视率。

“契合度”是选角时需要考虑的重中之重。《下一站是幸福》中,宋茜与宋威龙都与剧中人物年龄相仿,不必“扮嫩”与“扮老”。且二人外形条件相对优越,是许多观众理想中的自己/恋人,观剧体验佳。

针对女性向剧集而言,男主角的观众缘也十分重要。以《三生三世枕上书》为例,这部剧从定角到出预告片再到定档,讨论度近乎全集中在女主角迪丽热巴身上。而高伟光并没有获得太高的人气,反倒被人恶意刷词条。

剧集播出后,由于人设不算新奇,高伟光也没有因剧而增长更多的关注度。原本路人缘不错的他未能起到女性受众“拉新”的作用,剧集本身的关注度也有一定的影响。

但不论何种类型的剧集,演员的演技都是不可或缺的,也是角色塑造的基石。

当然了,一切的方法论都只是参考,生搬硬套并不能从实质上提升作品质量、扩大知名度。创作的核心是“创”,我们也期待看到更多优秀的电视剧作品,让观众和其他创作者看到更多样的可能性。

猜你喜欢
关注国内外娱乐圈动态,八卦新闻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