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一个强势女孩的自述:“我成了他的领土”

02-14 14:26 深夜情感专线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爱情也是。早就有人在唱:“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糊里又糊涂。”它倒成为乐趣之一。

但是,不是所有恋曲,都有美好回忆。

有人堕入万丈深渊,有人被关入爱情牢笼。受到委屈的一方,有被形容为棋子的,来去全不由自己。甚至是成为影子的,离不开TA,却变得可有可无。

谁错了呢?清官难断家务事。

爱情有输赢,但爱拼不一定会赢。有时候,不认输的人,拼尽全力捍卫自己,像是一场战斗。转身发现,对方已经丢弃了战场。“这根线,到底是谁拿捏在手?”

沈婷婷不是拿捏着线的人,她在线的另一端,在不定的飘摇中充满困惑。以下就是她的口述。

“迷之自信”

到后来他一直对我说,在信里也反复提到,他对我是一见钟情,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2015年6月的大暑天,我去了南方一座城市,开始在媒体实习。看见他的第一眼,说实话印象并不深,他穿着红色的球衣,给人感觉性格是很张扬的。他坐在那边熟练地敲电脑,显得很老成,我还以为是位老师。

但他比我还小两岁,那是他第一天来实习。我记得,去交一篇稿子的时候,因为我写得很烂,遭到编辑的一脸嫌弃,说不行。我觉得很尴尬,没脸见人了。

他经常提起这件事,说他在当时就一见钟情了,但我窘迫到没留意他是不是在周围。

实习生喜欢扎堆吃饭,在办公室、在餐桌,聊得最多的还是选题。大家一起下班,一起吃饭,看起来没什么,但他的“攻势”还是很明显。

有一次我跟着老师出去采访,请他帮我拿个快递,事后给他送了一杯酸奶。他说,他从那个时候发觉我对他有好感。他一直如此,迷之自信。从那以后,他更殷勤了,等着我一起下班,陪着去吃午餐晚饭。

真正对他有好感,是那年8月发生的一起全国性突发事件。我和他,还有另一名实习生在报社,三个人连夜赶稿。他虽然在读大三,但业务能力很强,文章基本是他的思路。但是,他却把我的名字放到了前面。

文章很讲究第一作者,他那么做,是觉得我还缺一份工作,要让给我来表现。他还特自信地说:“以我的实力,再怎么都留得下来。”

没错,领导在当时还挺认可他的,只是他在读大三,不然就留下来了。那个选题过后,领导就想让我留下。从这点来说,我对他还是有一些感激的。

但是,现在想想,那时就能看出他比较强势,控制欲也很强。他做稿很有主见,这是他的优点,但给人的感觉是,他喜欢安排别人去做什么,喜欢发号施令。

“领土意识”

再一次见面是在北京了,我当时在另一个部门轮岗。第二年年初,他也到北京,开始毕业实习。见面的时候,我记得他瘦了一圈,不对,是瘦了两三圈。

在北京的生活很是枯燥,反复写稿,跑各种线,经常堵在二环上,没地方住,睡过沙发,和同事一起挤了半年。他还和在南方时一样,每天陪我吃饭,下班送我和同事回家。

很快就有同事发觉了,问我:“他是不是在追你?”

单位就那么大,在北京的人更少,我们的生活圈算是高度重合,他在后来,几乎“攻略”了我的所有同事和编辑。大家都觉得,徐强对我很好,徐强是个好男人,感觉是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了。

但是,第一个考验很快到来,原先所在的部门发生巨大的变故。他一直有自己的理想,但是外部环境变化太快,刚好北京一家媒体找到他。我当时没想到,他会来问我的意见。

平时看起来很有主见,但遇事儿他反而犹豫不决起来。他一直拿不定主意,就让我参谋。我当时觉得,没必要为了我耽误前途,当然应该去他自己想去的地方。差不多在2016年的4月份,我回到了南方,他留在了北京。

故事本来到这里就没有“然后”了,后来不知道是对前东家还是对我有执念,他还跑来参加我们的活动,被后来单位的领导给知道了。我当时觉得他太傻。

但也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决定在一起的。

第二次考验发生在他入职的当口,我正巧要从第一家单位离职。他在出差的半路,跑来安慰我。虽然照常完成了工作,但他的领导和同事还是知道了,觉得他“身在曹营心在汉”。他的入职合同就被卡住了,到后来没签成。

我觉得不可思议。毕竟体检、填表这些流程都走完了,居然还没签成。我让他找人解释,他也没去。到分开前的最后一次争执中,他才说漏嘴,说我在当时替他做决定,却没有好结果。

确实,我对他当时的境况不是很了解,或许我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恋人吧?

他对我的事就很清楚,我的朋友圈转载啥,他就立刻跟着转。我在其他人动态下评论,他也一定会加入讨论。有时,我对他吐槽一个人,或者一篇稿子,他转头就在朋友圈里公开评价,我总是超紧张:“大哥,你别坑我啊!”

我的每一个社交账号,他都关注着。每一条动态,他都点赞、评论。感觉他有一种领地意识,刷存在感也是对其他人“宣誓主权”。或许有的女生会觉得,这样的男朋友才亲密吧。

但我真的不觉得。

“圈圈诅咒”

他的工作没了着落,又辗转几家公司,但每段都没有很长。他自视挺高的,虽然他确实具有这个资本瞧不上别人,但别人对他也是一样吧。他很少反思自己,老认为是对方的问题,包括后来我们的恋爱关系。

每天早中晚,他都要给我发问候:“在哪呢”“在干吗”。我什么都要讲,任何细节都要说清楚,比如吃了什么饭,价格多少钱。或者是骑车去了地铁站,天气好冷。这些都要说。

在北京期间,我也去看过他,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他来看我。有天晚上,我们一起看电影,好死不死,一个男同事给我打电话讨论工作的事,还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在媒体工作,哪有固定的作息时间,只要有进展都要及时沟通的。

但他当场就“炸”了,眼睛瞪得一个圆,质问我:“他凭啥打这个电话过来?”我说都是工作的事,他还揪着不放,突然脸就黑了。我说,“如果是一个女同事,你还会生气吗?”他来一句:“女同事才不会这个时候打电话。”

以前,同事和朋友老说他是“忠犬型”的,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黑脸。但他后来还是服软了,口头还嘟囔着:“这个同事,我给他画上圈圈了。”我哭笑不得。

还有一些更加出乎意料的事,我们当时都打开微信运动,可以看到彼此的步数。有一次我睡过了头,步数显示很少,他就到处找我,问我的同事我在干吗。如果步数很多,他就会问那天去了哪里,是不是出门了。

事无巨细。如果只是问,还是可以理解的,但中间还很多猜忌,对每一件事都刨根问底。有时同事找我逛街,我不想事事禀报,就把手机关机了,再解释说在睡觉。我和编辑吃饭,他还会去找编辑聊,我就觉得很没有面子,好像自己是一个失智儿童。

他没有自己的生活,花大量时间关注我、我周围的人、同学、同事和朋友。然后是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我的身体状况、我们的猫,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事。

其实我也是个强势的人,很多次把他拉黑。他就换个社交工具聊,从微信,到QQ,到微博,到支付宝……我全把他拉黑,他就飞过来道歉。见面时,他又蔫着脸,看着很可怜。和好不久,还是老样子。

有一次,我受不了提了分手,他对我说:“你再说,我就从9楼跳下去。”吓得我赶紧加好友回来。

毕业后的近两年时间,他都不太顺遂,其实我也一样。在北京的时候,他的一份工作是要倒夜班的,公司离租房的地方很远,他每天都五六点起来,倒好几班地铁去上班。真的非常辛苦。我觉得他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会远程照顾我的生活起居,每天关心我吃了什么,夜晚打不打得到车回家。在这种状态下,我觉得我们是互相拖累。甚至有很多时候,我会愧疚是自己耽误了他。

2017年5月,他离开了北京,来到我的城市,兼职做撰稿人。我后来反思过,他从小到大都很顺利,能考上TOP10的国内名校,家境也好,父母对他的期望很高,可能正是这样,他抗风险的能力会比较弱。

在他潜意识里,所有的不顺利,都是我造成的。当然,这也可能是我小人之心了:是我给了他去别家单位的建议,又是我让他暴露了“身在曹营心在汉”。但现实是,我们的聊天话题里变得处处是雷,小小的意见分歧,他就说我“胳膊肘向外拐”。

“潇洒地走”

控制欲的另一种表现是,他的生活围着我转,给我做便当、打包去公司,每天到地铁站接我回家。我经常出差,他就在家拍猫的视频,配音说:“你们妈妈什么时候回家呀?”

有时朋友聚会,大家都认识,他有时候也会参加。后来,他又开始说,这个、那个男同事,都有问题。只要是单身男同事,仿佛都被他画了圈圈。

有的聚会,只要他去了,就会全程抓着我的手。他如果不在,就会猛打电话催我回家。

有一次是朋友来,聚会地点就在家楼下。他没在,一遍遍给我打电话。我只能提前走了,但还是晚了一点。他的脸又黑了,和我大吵一架,说:“你就跟着他们过吧。”

因为他的这种性格,我不能有个人生活。他一知道,肯定会“炸”。我只好编很多的理由,比如编辑留我加班,性别问题似乎倒转过来。

后来他决定出国,在家复习英语,学习没有效率的锅,又是给我背了。因为他要照顾我的日常起居,但是,我一个人过惯了的,没让他照顾啊。

但在外人看来,他还是那个好男人,顾家又顾我。我莫名被罩上了一层道德的负担。

后来,他借口说在老家更有效率,就回去学英语了。临走还对我嘱咐道:“那个谁,以及那个谁谁,你就不要再见了。”变回异地恋,恢复到以前那种微信上的“轰炸”,我都觉得是解放了。

故事本应该继续发展下去,但它的转变,我自己都没想到。

他到了国外念书,我又换了几份工作,都计划着下一步在哪重逢。2019年3月,我突然得知了一段家人的过往,是关于一种疾病,而我本身也有遗传的风险。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自我消化,那段时间,我们的联系也渐渐淡了。其实,我能接受分手,无论任何理由,因为这个疾病,我觉得自己失去了恋爱资格。

在电话里,我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他。然后—没有然后了。

他在电话里安慰我,说我们能够共渡难关,但电话一挂,他消失了。他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我等待着,没有拉黑他,也没有联系他。他的头像沉入聊天列表,再也没有起来。

一个月后,我下定决心,终于把他拉黑了。

猜你喜欢
这家伙好懒,什么都不留下!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