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布网(发布号)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光绪帝吃一个鸡蛋要花34两银子,市价只要4文,中间有何猫腻?

01-12 17:45 历史瞬间

一枚鸡蛋值三十四两银

《清史稿》记载,光绪皇帝每日要食四枚鸡蛋。自幼长于深宫的他一直以为鸡蛋是价格不菲的奢侈品,吃得起鸡蛋的人非富即贵,宫外的平民百姓人家一定吃它不起。因为御膳房报上来的账目明细上清清楚楚写着:鸡蛋采购价是“每个三十四两银”。

三十四两银子买一枚鸡蛋,下这蛋的鸡是吃啥长大的?

一天早晨,光绪一边吃着鸡蛋羹一边盯着侍立在旁的老师翁同龢的眼睛问道:“鸡蛋价格如此昂贵,师傅可曾经常吃?”深谙个中奥妙的翁同龢忙不迭答道:“臣只是在祭祀大典或过年过节时,才偶尔吃一次鸡蛋。平时可不敢轻易吃它,臣家已经很久没吃,臣早已忘了鸡蛋的滋味了”。

连皇帝都敢忽悠?

光绪的爷爷道光以节俭著称。史料记载他穿的龙袍上都打着补丁,他也一直认为鸡蛋是异常珍贵的稀罕物。抠抠搜搜惯了的道光帝觉得吃鸡蛋太过奢侈,一直不太舍得吃。某日,他问军机大臣曹振镛:“你家里一个月吃鸡蛋要花多少银子啊”?机灵鬼曹振镛揣着明白装糊涂,含含糊糊答道:“臣自幼患有气病,此病最忌鸡蛋,故从未吃过鸡蛋,因此也不知道此物价格”。

即便是精明、聪睿的乾隆皇帝,也相信鸡蛋是物稀价贵的奢侈品,寻常百姓是绝对吃不起的。据记载,某日,他因事召见某大学士,见时间尚早,于是邀他共进早膳。那大学士回答说:“老臣家中寒素,早膳也简单,臣已在家吃过四枚鸡蛋作晨餐,陛下慢用”!乾隆愕然道:“鸡蛋一枚要十余两银子,四个就是四十余两。朕广有四海,尚且不敢如此挥霍,卿怎敢如此饕餮?还敢骗朕说家里穷”?乾隆在位时,内务府采买的鸡蛋一枚尚只要十余两银,到光绪时竟涨至34两银,可谓与时俱进啊。

那大学士心知自己说漏嘴了,慌忙拿话搪塞道:“臣家买的鸡蛋,都是市场上处理的、有破损或不新鲜的,每个只须数文钱。皇上您吃的鸡蛋,那是马虎不得的,鸡都是餐风饮露、采食中草药长大的,所下之蛋集天地之精华,都是精选、特供之物,个个赛过金蛋啊。如此珍贵之物,臣家怎能吃的起”?乾隆半信半疑,若有所思,也就不再深究了。鸡蛋虽小,利益却很大

那么,清代鸡蛋的市场价到底几许?资料记载,不过每个三、四文一枚而已,也是寻常百姓家常吃之物。市价三、四文一枚的鸡蛋进了宫怎么就身价暴涨?是谁胆大包天,敢忽悠皇帝,吃皇家回扣?原来问题出在负责内廷采购的内务府身上。内务府利用他们手中握有的特殊权力,硬是将鸡蛋的市场价格提高了数百倍。一个微不足道的鸡蛋背后竟有如此复杂的利益输送链,这里面的猫腻大家都懂,只是没人敢说破而已。一个鸡蛋尚属小事,皇族成员吃穿用度都是顶级奢侈享受,可谓花钱如流水,一年下来油水多大?用脚后跟也能算出来!

皇上日理万机,整日里操心国家大事,加之很少出宫,自是没时间关心、了解鸡蛋价格这等小事。但这满朝文武大臣们天天吃鸡蛋,难道也不知道其中蕴含的机密吗?他们为何不敢如实告知皇上呢?内务府是什么机构?缘何权大无边?

内务府在清代的权力机构中有些特殊。它独立于政府职权范围之外,属于专门掌管皇家成员吃、喝、拉、撒之“家事”的宫廷特设机构。别的权力机关无权或不方便过问,更不敢责罚、纠偏其过。内务府里的领导名曰“大内总管”。他是皇帝的心腹、亲信,像家臣一般。内务府里的员工们大都是由内廷太监充当,等于都是皇帝的家奴,且都是曾在皇帝身边侍奉起居之人,是皇上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内务府虽然不是管理国家的正式机构,但隐性权力不容小觑。朝臣们岂敢随意得罪皇帝家臣?一个小小的鸡蛋,背后牵扯着大内系统盘根错节的利益纠葛。假若哪个外臣不顾死活实话实说,或敢于捅破这层窗户纸,等于挡人家“内臣”之财路,必会惹来难以预知的塌天大祸。

军机大臣阎敬铭骨鲠钢直,嫉恶如仇,他偏要和内务府较真,却一败涂地

可就是有人偏偏不信邪。清末以骨鲠之臣著称的阎敬铭就敢于老虎头上抓虱子,意欲击碎这盛行许久、大家皆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时任军机大臣的阎敬铭查实内务府采买人员虚报价格,用高于市价十倍的价格购买一批物品,可想平日浮冒之弊有多严重。谁料慈禧听后竟不以为然。老佛爷言下之意有些怪阎敬铭小题大做、纯属多此一举。慈禧认为,这些东西一直都这个价,怎会像你说得那般便宜?这也难怪慈禧,从老祖宗那时起就是这样,只思开源,哪思节流?皇家气派、体面需要维护,兹事体大,若锱铢必较,岂不太小家子气了?皇家可丢不起那人。阎敬铭办事细致,有能力,亦十分任性,他不依不饶,据理力争,慈禧拗他不过,于是命他以所报市价买一批同样的商品试试。两人约定以半月为限,以商家开出的票据为证。

阎敬铭到市场取证。谁知所有商家均大门紧闭,门口均悬着“盘点货物,歇业15日”标牌。他命随员拘个商人过来一问,原来内务府太监感到风声紧,已经提前过来交代各商家:“半月之内不准开门做生意,敢于违令者就砸店”。

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喜欢较真,敢于火中取栗的阎敬铭碰了一鼻子灰,端的是好生狼狈。他心灰意冷,眼见慈禧太后也无意深究,于是偃旗息鼓,装作啥也没发生过,再也不愿过问此事。自以为才干出众、不惧撞邪、天生有股狠劲的他也算领教了内务府里既得利益集团的手段之厉害,从此再也不敢或不愿趟这浑水了。

【插图源自网络】

猜你喜欢
历史瞬间
关注

Copyright © 2019 WWW.WZFBW.COM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发布网(发布号)-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